終亦始

 

        『日本警方宣布留日台籍女學生分屍案正式結案,犯人張士洋在逮捕後當眾自刎,血染日本警視廳,幾百人當場見證,多方質疑警方沒有搜身才會導致這樣的悲劇發生,但日本警方表示,嫌犯張士洋將凶器藏在私密處,且凶器極為渺小,難以發覺……』

 

        電視的聲音被吵雜聲蓋過,夏洛克伍人穿過在大廳吵鬧的人群,來到一名輪椅老者身旁。

        那老者眼神呆滯,半開的嘴巴流著口水,手指不停的抖動。

        「張先生?是我們,認得我們嗎?」

        張金生沒有回話,仍然維持一模一樣的表情與動作。

        「我們給你帶花來了,請看護小姐去把他插在花瓶裡好嗎?」帝豪仍然不放棄。但換來的卻一樣的反應,墜入深井的棉花。

        帝豪將花朵遞給了看護小姐,無奈地與其他人走出了醫院。自從那一晚的事情後,張金生便再也沒有恢復神智,而他沒有任何的親屬朋友,晚年只能一個人渡過,卻沒想到是以這種方式。

        「我們盡力了。」中絢安慰著帝豪。

        的確,是盡力了,但結果卻不夠好。

        「少爺們,請。」中絢家的管家開了車門,請五人入內。

        夏洛克伍人依序入了車中。

        「事件還沒結束,關於做出這一連串張士洋案件的動機,只有他的父親才會知道。」帝豪看著窗外說著。「如今張先生因為過度的打擊變成這樣…,使我們再也無法得知那一頁的去向。」

        其他人並沒有說話,關於張士洋的動機,沒有任何一個人有頭緒。唯一了解張士洋與朱立瀅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的張金生,現在唯一有權力擁有那本關鍵日記本的張金生,或許再也不會有開口說話的一天。

        「少爺們,是來自警政署重案組的電話。有委託。」

        「嗯?!快接擴音。」帝豪的反應與其他人相同。

        『喂?帝豪啊?』

        「你好啊!李組長!」

        『你最近跑哪去啦!我可是有好多問題要問你們啊!』

        「你這樣不行啦李叔叔!」太彌也恢復了開心的表情。「你是警察耶!什麼都要問我們那不就白當了,哈哈哈哈!」

        『呃……我是在替你們找事情做!你們這群無業遊民!』

        「該不會是我爸告訴了你什麼吧?」中絢緊張的樣子。

        『也沒有啦,他並沒有說你們在日本遇到情殺案最後兇手還自殺的事情,他也沒叫我當作沒聽到。』

        「你這不是全說了嗎?」琉冷淡地說,可謂是吐槽之精隨──淡定。

        『啊?啊──!別讓你爸知道你知道!否則我之前打麻將輸的錢肯定會被催繳的!』

        「哈哈,賭性不改啊李組長。」希卡笑笑的說。

        「呵呵,李組長,我們這就過去了,詳細情形等等再聽你說吧!」

        帝豪按下切話鍵。

 

        看護小姐走至張金生身後,扳起了鎖輪器,雙手扎實握著握柄推動輪椅。看護小姐耐心地向張金生搭話,即便換來的是空無的回應,看護小姐推動輪椅的節奏不時停下,擦拭呆滯的臉滴下的口水。轉了個彎,回到專屬於張金生的病房,費盡了千辛萬苦將張金生抬至病床上,蓋好棉被,將輪椅收拾至門邊角落。

        「張先生,我先離開囉,有需要幫忙的按鈴就可以了。」看護小姐站在門口,等了幾秒鐘,給予張先生一點時間做出回應。

        沒有回應,於是她轉身欲走。

        「唔、呃……呃……」

        「嗯?張先生怎麼了嗎?」看護小姐聽見唔唔啞啞的呻吟聲轉過頭來,只見張金生指著床邊櫃子上的一本書。

        「啊,對了,差點忘記把日記本拿給你了。」看護小姐再度走回病房內,繞過床緣拿起了日記本。「好好拿著喔。」雙手小心翼翼地放到張金生的手上,張金生顫抖的手接過後,微微前後晃動上半身。

        「不客氣。」說完,看護小姐離開了病房。

        顫抖的手熟練地切開了書頁翻開了日記本,張金生的雙眼看似無神,卻專注地盯住日記本上的一頁,手輕輕地撫摸撕裂後再度黏上的裂痕。就如同他心裡的疤,每翻閱一次便刺痛一次。

        「好、好女孩……保、保護妳……的聲、聲譽……。」口齒不清的嘴滴下唾液,被圍兜吸收。

 

        『士洋,謝謝你答應了我的請求。今晚是最後一晚了,肚子裡溫暖令我感到厭惡,我知道小生命無辜的可憐,也知道他將因我的任性而失去降臨人世的機會,但我實在無法忍受自己的不潔。

        沒錯,他消失了,他就這麼遺棄了我人間蒸發。不過呢,士洋,你還在,你並沒有因此討厭我,你選擇了接受這一切,選擇留在我身邊。只可惜我辦不到。請別讓心猶豫不決,請使你自己成為切斷憐憫的利刃,這是我唯一能夠贖清對你犯下的所有罪孽的方法。

        四月十四,天氣晴。心情 。願日後由你替我填上心情。』

 

 

        『關於這次案件,有不少學者認為,偵探對於案件的惡性效果可以在這案件中看地一清二楚,由其是鄉華稗江的死,若不是偵探牽扯其中的話,肯定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於是建議政府理應設下偵探社的成立限制……』

        『可是能夠破案卻也是因為偵探的幫助不是?』

        『偵探的辦法手法多半是犯法、侵犯隱私權的!這樣的辦案方式要日本國人怎麼接受!』

        『不,我有相反的看法,就如同FBI的當年的改革一樣,要不是胡佛引用了不少科學辦案,現在也沒辦法成為全世界所有警察調查案件的基礎手法,而當時也受到來自各界有關合法性的質疑──』

 

 

        電視裡的辯論人員話還沒說完,電視就被切斷了電源。

        「啊──!主任!我還要看耶!」

        「看這幹嗎?有夠沒營養的,這些傢伙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是啊,腰疼的只有主任你囉,當然不開心。」

        「你這傢伙說什麼話!媽的!」

        天城將病床上的枕頭扔了過去。

        當時大家以為他的傷口並不深,所以能夠馬上出院回到工作場上繼續追捕犯人,但經過張士洋那強力的一推後才發現,原來他當時是瞞著院方偷跑出來的,他的傷口嚴重程度沒辦法單靠休養地幾天就能夠復原,而被推那一下後他的傷後二度創傷,再也不是能夠站起來勉強支撐的狀態,於是他只好忍耐著自己的不甘心躺在床上等著小林削水果給他吃。

        「可惡,被那小太陽搶走最近的案子我已經很不開心了,還要躺在這受你的氣。」

        「好啦好啦,主任。心平氣和,傷口才會好地快嘛!再說我們沒受到處分已經很不錯了,該偷笑啦!」

        「……」

        「怎麼又擺出這張臉!當時的狀況任誰也沒辦法馬上反應過來的啊!」

        「但那的確是我的責任!如果我仔細搜身的話──唔……」

        「吃蘋果啦!」

        小林塞了一塊蘋果到他嘴裡,塞住了他的怨言。

        天城咬下蘋果,眼神不由自主地盯著小林手上的水果刀。

        「怎麼了嗎?主任。」

        「沒事,只是突然想起了科搜研那個大隻禿老說過的一句話。」

        「大隻禿老?喔唔,你說跟琉一起解開瘀血謎團的那個科搜研警員啊!他說過什麼嗎?」

        「琉曾經懷疑過朱立瀅屍體上怪異的一道傷口。」

        「怪異的傷口?」

        「就是插進子宮一刀兩命的那道傷口。」

        「啊我想起來了,也就是真正導致死亡的致命傷。」

        「那傢伙說,那道傷口的傷痕,是刀鋒朝上的。」

        「刀鋒朝上?但一般來說,握刀的方是不應該是刀鋒朝下刀背朝上嗎?」

        「嗯,一般來說的話。小林,你想……」

        「嗯?」

        「算了,沒事。」

        「唉唷,有話快說啦!主任!」

        「好吧,這也是琉提過的疑問。他說,可能我們一開始的方向全部都錯了也說不定。」

        「咦?!可是犯人都抓到了耶!」

        「嗯,以連續殺人案件來說的話是這樣沒錯。但會不會一開始並不是他殺?」

        「你的意思是……自殺?朱立瀅?就因為刀鋒朝上?不不不不不……不可能不可能,你想太多了老大。」

        小林激動地搖頭,突然想起了什麼事情,從西裝外套裡側的口袋掏出一張紙條。

        「對了,剛剛我遇到烈陽哥時他要我轉交一張紙條給你。」

        小林將紙條放到天城胸前。

        「寫什麼?」

        「自己看啊。」

        天城翻開了紙條後,嘴角馬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哼,小太陽!」天城將紙條柔成一團,準確地丟進身旁不遠的垃圾桶裡。「我要趕快睡!睡多一點傷口趕快好──!不能讓他搶走所有功勞!」他躺回了床上,用力閉上眼睛。

 

        小林好奇地撿起了被天城丟在垃圾桶裡的紙條。

 

 


 

 

 

 

 

 

 

 

 

 

        一個人的死亡雖然不會改變地球繼續地旋轉,卻會導致另一個人生命裡的世界崩潰。


 

 

 

 

 

 

 

 

 

 

 

 

 

        『你再不回來,世平建築這塊肉我就要收下了。  東陽日日人』

 

 

 

 

 

 

 

 

 

The end……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