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5BMjMxNzk2OTQ1OV5BMl5BanBnXkFtZTgwMTI2NjU5ODE@._V1_SY1000_CR0,0,631,1000_AL_.jpg

《國定殺戮日:大選之年 The Purge: Election Year》(2016)|法|美

 

 

 

 

 

 

  “唯一目標,活下去。”

  “We have one goal, survival.”

無雷影評

  「國定殺戮日」系列作大概是最不讓人看好卻也總是備受期待的重點作品,你永遠不會打算用這系列作品來讓心儀對象對你有個好印象,也不會深入研究這部片的深入意涵和細節設計,他就是個殺戮日,不過如此而已。

  然而「殺戮日」背後想暗諷的美國精神當然無可限量(這麼正面的詞好不適合喔),或者是在諷刺以自由為名行資本主義壓榨之實,甚或你我皆有的美國夢其實是爆炸性權力的血腥惡夢,且最令人難以容忍的是,竟然還真有人蹦蹦跳跳享受著這十二小時的無法無天。

  往往我們看似正常的強效藥總會伴隨沒有標明清楚的副作用,更何況我們毫不清楚伴隨而來的效果究竟是對是錯,但也只能期待藉此從絕望中逃離,不論是建立殺戮日的這一天,還是期望廢除的那一天都一樣。好比二戰,日本期盼戰爭舒緩國家經濟的成長壓力與納粹深信不疑的種族優越論等等,又或是中國人民曾經深信不疑的共產教義與民國十二金光,乍看之下是窘境下的最佳解藥,竟演變成飲鴆止渴般的可樂曼陀珠。

MV5BMTA4NzY5NjA5NDheQTJeQWpwZ15BbWU4MDg3NjI2OTgx._V1_SY1000_CR0,0,1744,1000_AL_.jpg

  而似乎,亂世用重典成為近期生活中大大小小事物的主題目,不論是同檔期上映的《寒戰2》,還是近期的恐攻國際新聞,似乎都在暗示著我們,可能已經到了該搬出非常手段的時刻,巴黎、布魯塞爾、伊斯坦堡等地的炸彈攻擊,美國幾起警察槍殺非裔公民事件至前幾日的達拉斯,甚至來到我們身邊的台灣,台鐵松山站發生的自殺爆炸案等等,漸漸地引用重典的呼聲越來越強烈也越來越大勢,宛如面對神風攻擊式的大日本帝國時,搬出原子彈的美利堅合眾國。甚至更有一國總統,確實用了重典開始大量屠殺起罪犯,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用最輕鬆暢快的方式清除心中認定的罪惡,然而最恐怖的是竟然有人高呼萬歲大讚其作法,甚至還有人以此為鑑反怪台灣法律太過溫和導致多年無法進步。「預兆性政治」,意指你所使用的政治手段會反映在未來的政治形態上,你用殺戮來實現政治目的,日後的政治形態也會建立在殺戮之上,就如同以死刑禁制殺人,恐怕只是飲鴆止渴,副作用永遠大於期盼效果。當杜特蒂被激進份子歌功頌德,以犯罪率大幅下降來說嘴時,又有誰會傾聽於被杜特蒂私自動用武力剷除的政治敵人?甚或是在這場混戰中不分青紅皂白捲入的間接傷害?又或者更直接一些,打從出生就在毒窟長大的悲慘生命?說不定你覺得荒謬,但川普作為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呼聲,真的不低。

  假設當法律都名正言順地告訴我們,當你走投無路時死亡絕對是唯一解,那當真實情況來臨,不論是女朋友跟人跑、負債累累、精神崩潰,總之來到你人生末日的無助時刻時,殺人,殺一個你認為該殺的人,會成為法律潛移默化下的唯一解。

MV5BMTAzOTA0OTAxNTNeQTJeQWpwZ15BbWU4MDQ0MjQ4OTcx._V1_SX1500_CR0,0,1500,999_AL_.jpg

  前幾段就講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腦補內容,但《國定殺戮日:大選之年》卻直接了當的告訴你:沒有啦,我們還是喜歡單純一點就好。

  打著「總統大選」的名義,感覺上似乎擺出了政論與政戰的大旗,然而不見大旗揮舞卻只見面具再度被戴起,那幾個裝模作樣自以為在走伸展台的死屁孩們再度戴著自以為很恐怖的小丑面具漫遊在大街上,他們依舊如湊佳苗的小說惡役般過度扭曲了人性,也依舊如低俗三文小說裡自以為越瘋越狂的壞人就可以嚇死觀眾的粗淺。只能說,並不是每個小丑都很幸運有個蝙蝠俠,而小丑這個傳說中的壞蛋也不是單靠某位創作家就信手畫出。

  假設那面政戰大旗揮了起來,即便你的劇情依舊如前兩集般空泛,也能成為『自由引導人民』這幅名畫一樣,有個坦著胸部的舉旗女鬥士,以健康、美麗、堅決而樸素的英姿,帶領著工人與知識份子們的革命隊伍奮勇前進。如此一來這部就會迫使某幾個國際大獎開一個新獎項,名為「最佳系列作品獎」。從最一開始滿山劇情坑的堡壘守衛戰,前進到大城裡無法無天的混亂夜晚,再進階為國家政戰的意見分歧,以似乎有那麼點科幻的政治假想題,涵蓋了宛如「黑暗騎士三部曲」般的壯闊格局。

MV5BMTQ3NTY1ODMyNF5BMl5BanBnXkFtZTgwNzc2MjY5ODE@._V1_SX1500_CR0,0,1500,999_AL_.jpg

  只可惜你沒有。而你依舊維持一貫的風格,劇情亂七八糟沒關係爽就好的風格。

  避免誤會,我先說《國定殺戮日:大選之年》很好看,但卻沒有原本我期待中的那般⋯⋯療癒?還是該說紓壓?

  在第一集,劇情讓我恨得牙癢癢,根本沒辦法老實對別人說“國定殺戮日很爽很好看耶”,因為劇情真的太不負責任。來到第二集,是我最享受的一集,你把白爛的殺戮成癮者弄得極其北爛,更讓整個殺戮日的格局擴展到不只一個家庭的份量,藉由整個城市的互動效果,形成一面避免因劇情坑洞而一瀉千里的防洪水壩,讓觀眾專注在極度舒壓的暴力血腥之中。

  第三集還是很爽很暴力很血腥,只不過,太溫馨了一些。

  一、二集如此有魅力的特色在於角色形象是妖魔鬼怪重於善男信女,不管伊森霍克這一家人在殺戮日前做了多少準備,那幾個屁孩如果沒那麼屁、那幾個鄰居如果沒那麼變態,這殺戮日恐怕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第二集也相同道理。

  也就是說,「殺戮日系列」若不打算走向認真風格,那該做的事情很簡單:屁孩、有病的白人、各種死法和無法無天的絕境。是的沒錯,各種死法這個詞又出現了。

MV5BMjE1ODg5MzQ4NF5BMl5BanBnXkFtZTgwMzQyNDg5NzE@._V1_SX1777_CR0,0,1777,744_AL_.jpg

  第三集稍稍可惜的部分就在於此,幾個正派角色⋯⋯喔對正派,如果是前兩部我可能不太會用正派二字來形容殺戮日的任何一個角色,但這部片卻傳遞了非常濃厚的正向光芒,不論是形象分數壓過那群神經病的善男信女們,還是整部戲下來的虐腳程度低落等等,幾個正派角色所散發出的彩虹光芒大大壓過了白爛屁孩和變態好野人。第一集很虐啊,第二集也理所當然的超虐啊!但第三集就不夠虐了,選項有很多、幫手有很多、不再是「幹我不想死滾出我家」或「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反而是「飢餓遊戲」或「分歧者」風格,在必死無疑的極端狀況下,總是會有個方便無比的解套拱手奉上。

  當然還是很精彩,不人道又神經不正常的殺(ㄕㄨˇ)戮(ㄐㄧㄚˋ)屁孩還是很欠扁,那些繃著表情頭頭是道的高人一等嘴臉還是欠人電,只不過絕望的氣氛少了些,也不小心用了幾個惱人的嚇人音效,讓這系列沒辦法在第三集時攀上影史的經典高峰。

MV5BMTc5MTgxNjcyOF5BMl5BanBnXkFtZTgwODQyNDg5NzE@._V1_SX1500_CR0,0,1500,999_AL_.jpg

G 拷貝.png 7/10

 

The Purge: Election Year (2016) on IMDb

 

有關電影兩三事

  一、原本第三集不會是一部前傳,但第二集主角法蘭克葛利洛意外地接受導演狄莫納哥的演出邀請,於是便乘著他第二集時累積下來的人氣,而拍了一部續集。

  二、飾演革命領導人畢沙普的艾德溫霍吉,是唯一一個三部電影都有出現的人。

  

 

壕g的黑白共單元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 , , , , , , ,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