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rican Sniper  

《美國狙擊手 American Sniper》(2015)|美

 

 

 

 

 

 

 

 

  "I just want to get the bad guys, but if I can't see them I can't shoot them."

    

無雷影評

  在前兩個禮拜寫了一篇《瞞天殺機》(Serena),我酸得很開心,開心到後面變得有點草率,本來想解釋編劇克里斯多福凱爾和這部戲主角克里斯凱爾並非同一人,卻寫成就是同一人。我的老天,這真是大錯特錯不要來汙辱我的美了,打算解釋同事無心的玩笑造成身邊的小眾誤解,再加上酸得很開心就饒富興趣的將它加在文章後段,卻沒想到自己"手是心非"寫錯,真是慚愧。更沒想到文章貼出來後同事還跟我爭辯我寫成肯定句而非否定句,一開始就確定兩者非同一人的我為了賭氣就下了一盒蛋糕的賭注,結果文章拿出來看我就這麼噴了三百元。

  顏面盡失就是指這麼一回事啊。

 我對不起各位!(熱淚盈眶

 

 

  在遙遠的中東,英雄與死神共存

  說到狙擊手電影,有八成的人會想起裘德洛與艾德哈里斯於《大敵當前》(Enemy at the Gates)中的德俄神槍決,當時那共產黨對決納粹黨的神奇對戰還真讓美國觀眾們看的五味雜陳;然而剩下的兩成中又有一成左右的人會想起《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中貝利派柏使命必達的無狙擊鏡快速補彈射擊;又或者對你來說《狙擊生死線》(Shooter)中是個左撇子卻不會被退彈匣干擾射擊的馬克華伯格才是王道也說不定、任賢齊黃曉明與陳冠希的《神槍手》排行榜爭奪也是不少人難忘的作品。

  然而這些所有的作品,探討的都是誰比較準,卻沒有探討扣不扣板機的問題。

  倘若有個小鬼頭拿著火箭彈頭朝你的部隊走來,究竟該不該扣下板機?當然該,怎麼想都該,身為局外人的我們老早就發現小鬼有計非殺不可,就如同我們看著電視新聞咒罵那些壞蛋時,不論多壞或是小壞一律死刑那般的衝勁,我們認為絕對該開槍。但人性總不是只有戰爭時的殘酷與冷血,當那把槍在我們手上時,會發現那板機比什麼都重。

  「相信我,你不會想要傳奇的稱號。」

  他認分的成為了死神,用子彈帶走血淋淋的呼吸,這也塑造了他守護者的名,那守護者的光環使的地面弟兄們感到安心,他認為這是在保護家園、保護兄弟,但他總不能忘記,忘記那鑽腦的金屬音,以及幼小卻冰冷的屍體。

  中東是恐怖份子的代名詞,然而這世界上的任何文化都沒有他們來的大方,怎有一種文化不論來者是誰皆招待為客?自信為正義使者的美國可信奉堡壘原則,尊崇一視同仁的共產國家隨處可見飢民,自認品德高尚的台灣救狗比救人殷勤。那被人類們恐懼的神秘穆斯林國家具有最大方的待客之道,原來死神是最寬容的傳奇,就如同英雄是最不仁慈的殺手。

  所以電影沒有帥氣翩翩的背景音樂讓觀眾歡欣鼓舞,也沒有魅力四射的創意分鏡聚焦鎂光燈,更不會有任何一句振奮人心的經典名語讓觀眾朗朗上口。這故事不該讓人感到興奮,也不該讓人投以崇拜的眼神,更不該以一己之言美化一己之行,這是克里斯凱爾的內心,他寫的這本書,他好不容易做到的表白,也是他好不容易回家後的放鬆。

  即便真有任何一點美麗在這人的一生,也只會有布滿棺蓋上滿溢感激的勳章。

 

 

  張三丰以枝代刀耍玄虛

  一套高強的刀法,交到一世高人手中,哪怕你用的是一根樹枝,一樣威力驚人。

  克里斯凱爾的故事,克林伊斯威特的老練,彷彿就像是在月光下舞刀吟詩思伊人的張三丰。還記得那首詩是這樣的:

 

  昨日像那東流水,離我遠去不可留,今日亂心多煩憂;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明朝清風四漂流。

 

  那戰場上的昨日即便已遠去,卻也時常在一個人的房間中回想起那斷斷續續的槍聲與爆破,想要抽起一把心中幻想的刀斬斷那過去的縈繞,刀的光影卻又同水的粼粼,陪伴其他斷軀殘心的舊日同袍們或許能讓他感到好過,卻也是讓真實的槍響掩護愁思的槍音,風一吹日閃耀,戰場的沙暴仍於心胸環繞。

  也不知為什麼的,這首張三丰想念郭襄時的舞刀詩,竟成了電影的最佳寫照。或許也是因為東木爺(克林伊斯威特)那極致平凡的拍攝手法,讓我體會到有如太極黑與白的四兩撥弄所產生出的千斤之力。從電影一開始的殺與不殺就讓故事下了個高魄力的破口,但那樣的破口卻被東木爺以一個輕緩的斜踏步與綿慢的降掌舞出,接著你彷彿看著一套孩童老人皆能學習的養身招法,那海豹部隊的嚴苛訓練、那愛國心的強悍風骨、那男孩女孩的終於遇見,這些你絕對模仿得來,卻不見得能有相同威力的絕世招法。

  最後更以絕對的真實收招納氣,一套再平凡不過的招式運出了鏗鏘有力的絕世國殤。

  對了,看完電影的人回想一下沙暴那幕,再回想一下「別丟下你的槍」這句話。有沒有超衝擊的?砰!還沒看的人,要記得這是一個很厲害的手法,別錯過了。

 

 

  有關電影兩三事

  我這次絕對會小心寫!

  一、為了這部電影布萊德利庫柏做了以下事情。1.一天吃超過八千卡路里讓自己增重四十磅(十八公斤),並每天上健身房重訓好幾個小時,所以片中他舉重的橋段可不是學騙人布的百萬噸鐵鎚,那可是真的重量。2.克里斯凱爾是德州人,德州腔大概就是台灣腔的中文,每個字黏在一起且氣音都幾乎不發出來,所以庫柏每天至少要上兩堂發音課讓自己說話像克里斯凱爾本人。3.他老兄真的去參與海軍海豹部隊的狙擊訓練,但教官是當年與克里斯凱爾一起服役的凱文拉茲Kevin Lacz。

  二、凱文拉茲不只是庫柏的狙擊教官,同時也是本片顧問,更重要的是他也是片中演員。也就是克里斯開爾不當狙擊手帶領陸戰隊攻堅時代替他成為狙擊手在夜晚掩護射擊那一個,他是真本色。

  三、在電影界中有個語法叫做「希區考克的現身」(Hitchcock appereance),也就是導演在自己的電影裡路過的意思,因為這招是希區考克的最愛。東木爺在片中也有現身,至於在哪各位就多多注意吧,提示是聖經。另外,最喜歡在自己的電影裡路過的現役導演是誰?不是昆丁塔倫提諾而是王晶哈哈。(哎呀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走到門口就被雷劈啦…)

  壕G評分:9/10

"Navy Doctor: Would you be surprised if I told you that Navy has credited you with... over 160 kills?

Chris Kyle: [Hums]

Navy Doctor: Do you ever think that... you might have seen things or... done some things over there that you wish you hadn't?

Chris Kyle: Oh, that's not me. No.

Navy Doctor: What's not you?

Chris Kyle: I was just protecting my guys, they were trying to kill... our soldiers and I... I'm willing to meet my Creator and answer for every shot that I took.

Chris Kyle: The thing that... haunts me are all the guys that I couldn't save.

Chris Kyle: Now I'm willing and able to... be there but I'm not, I'm here I quit.

Navy Doctor: You can walk down any homeless hospital. Looks like plenty soldiers need saving.

Chris Kyle: [Hums]

Navy Doctor: You want to take a walk?

Chris Kyle: Sure."

 

 

 

 

 

 

 

(圖片取自IMDb

 

 

 

 

 

 

延伸閱讀

壕G之2014年度十大片單 

《即刻救援3》- 真是好險 

《瞞天殺機》- 風景美、空氣清。嗯?什麼電影? 

《特務交鋒》- 如果老媽突然又吹半屏山? 

《怒火特攻隊》- 一部電影,上千便當 

 

 

歡迎加入粉絲專頁壕g的黑白共單元

, , , , , , , , ,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