ツナグ  

 

 

 

 

  ツナグ有連繫、連結、牽絆的意思,在這裡指的是能夠將死者與生者之間做一次連結的人,中文稱作使者。

 

  導演是《仁醫》、《菜鳥總動員》的平川雄一郎,聽說他在看到小說原著後馬上就決定要翻拍成電影版的樣子。

  原著是辻村深月的暢銷同名小說,小說是以一則一則的短篇形式小說為連載,共五篇,每一篇都是一則小故事,有喜有悲有溫馨,是一本值得一看的小說。

 

  男主角是松坂桃李,這個小帥哥在日劇裡可是雄霸一方呢,只是這類型的日本男優通常被取代性很高,所以這部片的男主角就算不是他演的感覺也不會差多少。

 

 

  劇情特地挑了和親情、友情、愛情有關的三篇故事來做為男主角步美剛踏入使者一職的任務。在這過程中,有以小故事帶出來的小感動,也能跟著男主角的內心成長來看見大故事的走向。在這部電影中平川雄一郎將書本中的文字現實化,且加入自己的奇想,讓沒看過小說和看過小說的人都能感受到平川雄一郎想要的「使者」的模樣。

  故事劇情走向也就如小說一般的平淡,沒有利用生死的議題營造出露骨令人頭皮發麻的人道掙扎,也沒有在死因上動手腳讓這故事成為日本人最愛的推理作品,只是很平淡的、卻又不平凡的展現出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思念與關照。

  「究竟召喚出來的是真正的靈魂,還是只是記憶碎片的結合體呢?」

  當然,既然都已經牽扯到了死後世界,那麼信仰的問題便會接受挑戰,究竟人死後會去哪?憑空消失?還是真的有地下九泉或天堂?即便是死者本身也不知道,於是他們的信念便會在第一次的嘗試裡遭到自己的質疑,不禁讓我想起《宇宙兄弟》裡日日人被問到是否相信天堂時他的回答:「不,因為天堂和地獄這種東西,是人活著的時候才看見的不是嗎?」

  在有一次的日語辯論課程中,我們聊到了天堂與地獄。相信與不相信是理所當然的兩派,但我的反骨心在當時也理所當然地發作,我選了個兩個都不是的中立立場,會這麼選的原因在於,這樣眾人就會給我很多時間一直發言哈哈!但在那一次的辯論裡,我突然有一層新的體悟,那就是《宇宙兄弟》裡日日人說的那句話。或許,我們的人生是受死者所影響,他們在不知不覺間帶領著我們的未來,引領著我們之後所做的任何決定,製造出我們腦內各式各樣新奇的花樣,例如天堂和地獄。於是摯愛的人死後,我們相信那裏有個美好世界等著解脫了的他們,我們便創造一個在腦海哩,供他們住進去,於是他們繼續「存在」,好讓我們也能夠安心的生活。

  就好比男主角在電影裡說的一樣:「就算死者是為了生者而存在的也沒關係。」

  死者的存在,便是為了生者。否則那痛心的感覺撕心裂肺又該如何重新振作才好?給死者一個天堂,讓他在天堂裡獲得重生,於是我們也能夠得到安慰,然後真正的重生。於是,天堂其實存在,但是由我們所創造出來,故它也可能不存在。

  

  於是乎男主角了解了,究竟他所做的是連結死者與生者的世界,還是單純將在這世界上殘留的記憶碎片重新結合並重現在生者面前,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們想再見一次面的心情獲得了圓滿的結果,讓他們將懊悔、遺憾、愧疚在一次抒發,於是新的生活能夠繼續下去。

  這才發現,原來,我們所摯愛的人,真的一直從未離去,一直存在在我們的心裡,這再也不是少年漫畫或是電視劇的虛偽台詞,而是一層新的體會。

  「生者們在不知不覺間受到死者們的牽引,總是會去想如果是他會怎麼做?也總是會希望獲得對方的指責,又或者抱持著他曾經堅持過的信念,又或者以完成遺願為己願。原來死者一直都在,帶領著我們的未來,引領著我們的每一個選擇。」

  

  你現在最想見到的是誰?

 

 

 

  總結,溫馨小品類電影,算是小小推薦,只可惜沒有大場面及張力大的劇情,只有小小的溫馨、小小的浪漫、小小的傷心、小小的友誼,故進場前請三思。

 

  附註:片尾曲是JUJU的「ありがとう」(謝謝),沒有正版音源就不分享囉!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