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社的對決

 

        「可惡……那兔崽子究竟給我惹了什麼大麻煩?搞得這幾天一點也不安寧!」鄉華信國明明左擁右抱兩名美女,卻一點也沒心情享受。

        雖然警方要求他保持平常的生活方式,但有誰能夠在此刻保持冷靜?將近五十名的警員部屬在自己的庭院與宅邸裡,只為了捕捉一名連續殺人犯,搞得一整天雞犬不寧。若是只有一兩個小時還可以,但一整天都處於緊繃的狀態,早就讓鄉華信國積累滿肚子的怒火。

        話說回來也奇怪,自己家的主鑰匙被偷走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當然,管家事後檢察時鑰匙是在原處的,而當時在警察進行鄉華稗江的毒品蒐證時也沒有人懷疑過警察裡頭會有人偷取鑰匙,這下發現鑰匙曾被偷取過一次的鄉華信國,不得不把鎖頭重新更換一便了。為了保護自己的珍藏,什麼麻煩也都一點不麻煩了。

        『B小隊,有什麼動靜?』

        『這裡是B小隊,沒有異樣。』

        『A小隊呢?』

        『這裡是A小隊,仍然沒有動靜。』

        『很好,持續保持警戒。』

        位在庭院裡的天城,是屬於最後防線的C小隊。雖然上頭的人是這麼告訴他的,但帝豪卻提醒天城,這裡也有可能是犯人第一個選擇的場所,畢竟要讓別人知道田中圭太囚禁的場所有不只十個以上的方法,他不需要親自進入到管家室裡頭再冒險偷取一次鑰匙,只需要將裡頭的田中圭太救出來便可以達到目的。

        而B小隊的位置則是由烈陽領頭,上頭認為C與B這兩個點是最重要的,於是交給這次案件的兩位負責警官防守。

        A小隊則是先前提過的圍牆處的逃脫通道,犯人很有可能會從此處進入到宅邸裡頭也說不定,不過基於逃脫通道大致上已處於被破壞無法使用的狀態,所以這裡的防守比較薄弱,比較高階的警官也只有搜查一課的菜鳥小林而已。

        另外還有D小隊,負責機動支援的部分,夏洛克伍人便被派署在這個小組裏,隨時都能夠幫忙任何一個隊伍。

        而現在的夏洛克伍人,每個人皆憑自己的想法行動中,這是設樂對於他們每個人信任的証明,認為他們的自由行動並不會破壞整個任務所以才允許他們的獨自判斷。換句話說,設樂認為這是必要的,為了完成這項任務,可得讓他們好好發揮每個人的專長,加以利用。

        另外一邊,夏洛克伍人運用他們自己的微型對講耳機,彼此溝通。

        『希卡,你在哪邊?』

        『我跟太彌一起,在逃脫通道附近。』

        『嗯,看來你們跟我現在想的一樣,也認為犯人已經確保了下次再來時可以用的新通道了。』

        『我想都柏文的鼻子可以派上用場,但又不太放心太彌,所以就過來了。』

        『喔!什麼話啊,我才不會拖累大家咧。』

        『那琉跟中絢呢?』

        『我在宅邸裡。琉他應該在天城先生那吧。』

        『你在宅邸幹嗎?』

        『沒什麼……。』

        『齁齁──中絢趁機搭訕漂亮姊姊!』

        『喂,太彌你這樣說太過分了,我只是跟他們聊天,給他們一點慰藉!』

        『中絢大色狼,中絢大壞人,中絢不認真,中絢要被設樂大叔罵了!』

        『這、這死小孩……。』

        『好了,別鬆懈警戒,天色漸漸黑了,警方的人員應該開始疲累了才對,如果我們也放鬆了那就讓對方有機可乘。』

        『嗯。』

        『記住,犯人不一定是一個人,別大意了。』

 

        這如帝豪所說,今早清晨開始警方便在鄉華宅邸佈下警備,等著在犯人重回現場時當場捕捉。這也是為什麼帝豪要求烈陽暫時別將已找到田中警員的消息傳出去的原因,目的就在於他看準了那一天份的食糧,認為歹徒肯定會為了確保田中的安危回到現場。

        但帝豪也提醒過不只一次,犯人可能不只一個人。

        而夏洛克伍人所認定的犯人,也只有他,從頭到尾參與案件內容最深的嫌疑人──

        一陣火光從樹林裡飛出,擊中了倉庫密門所在的花圃,花圃瞬時間燃起熊熊火光,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就在同一時間,都柏文大吼一聲,朝著花園後方的逃脫通道追去,太彌及希卡追在他的後頭。

        『B小隊!放棄管家室,帶著消防設備前來花園滅火!C小隊成員朝剛剛火光發射的方向設立包圍網!A小隊別忽略每一個逃脫通道!』

        天城瞬間反應,發出了所有的命令,設樂就連拿起對講機的必要也沒有。

        跟在從宅邸出來的B小隊後頭,鄉華信國一臉擔憂的看著花園的火光。

        「我的寶貝們……快!求求你們快把火滅了!妳們!也一起去滅火!」

        「我也幫忙!」

        中絢拿著滅火器奔跑到花園旁,只見浩大的火勢令人無法靠近,既然無法靠近火源,那麼滅火器在這麼遠的距離自然派不上用場,只能依賴水桶及灑水用的水管撲滅火勢。

        只見原本待在天城身邊的琉奮不顧身衝進火勢中,中絢看見同伴如此危險的舉動,也跟著衝進,一邊拿著滅火器噴灑保護自己,一邊尋找琉的去向。當他見到琉時,他正蹲在一個燒得火紅的鐵盒子旁,那鐵盒子是一個類似控制器的電箱。

        「琉!你在做什麼!」中絢的衣服因為高溫起了毛球,琉的衣服邊角也燒焦,但他仍然鎮定的蹲在那電箱旁邊。

        「琉!快離開!電箱會爆炸!」

        「快好了!再等我一下!」

        中絢奮不顧身擋在琉的前方,奮力用滅火器噴灑電箱使其冷卻。

        「好了!」琉一喊聲後,便與中絢很有默契的退出烈火漫舞的花園,沒過多久,花園裡四處想起了灑水的聲音,原來琉是為了啟動花園裡的灑水器才衝進火舌中。

        他們倆人出來後,便有許多警員圍了上來,給予他們水與醫療防護。灑水系統啟動後,從內外同時的撲滅下,火勢很快便被壓制了下來。

        「也沒必要這麼冒險吧?等火勢自己退了也可以啊!反正花園燒都燒了,救也救不了多少啊!」

        「你不覺得花園的火燒得太快嗎?」

        「是沒錯。」

        「我想知道那犯人究竟事先做了什麼,才會讓火勢在一瞬間壯大。」

        「知到了可以幹嗎?對捕捉犯人有用嗎?」

        「……。」

        「幹嘛閉嘴不說話?」

        「我說了你一定會生氣。」

        「不會啦!快說!」

        「我、我純粹好奇而已……。」

        「你這傢伙──!你可知道我為了保護你冒了多大的危險啊!」

 

 

        「汪!」都柏文在幽暗的樹林裡穿梭,太彌與希卡勉強得跟上他的步伐,他們兩人發現自己正越來越接近花園後方的逃脫通道。

        「難道逃脫通道還可以用嗎?!」希卡邊跑邊問,聲音有點顫抖。

        「不知道!反正抓到他一切都會明白!」相反的,太彌在激烈的跑動下仍然可以安穩的說話。而希卡也是因為太彌可以在黑暗中清楚看見都柏文在能夠保持跟隨的步伐,太彌也不時放慢腳步等待希卡跟上,在真正的意味上,並不是希卡運動力不足或是希卡成為這次的累贅,而是太彌那超乎常人的體力以及夜視能力才變成現在的畫面。

        突然,都柏文停了下來,他朝著兩個方向吼叫。

        「希卡!你跟小文去追那個!我負責這傢伙!」說完,太彌逕自往花園後方的逃脫通道跑去。看見太彌行進的方向後,都柏文也很聰明的往另一個方向追去。

        「我跟不上他啊!」

        「沒關係!你往鄉華稗江死的地方跑就對了!」太彌的聲音越來越小,漸漸地連身影也消失在前方黑暗之中。

        「可惡,這麼暗我要不迷路也難!」雖然希卡這麼說,但他仍然能夠以都柏文的叫聲辨別方向,就像是都柏文刻意在引領他前進的方向一般。

 

        在花園後方的逃脫通道,已經收到消息的警員早已全神戒備等著即將出現的歹徒。

        『出現了!在宅邸左方逃脫通道!』對講機傳來小林的聲音。

        「出現在另一通道,我們趕緊過去吧!」

        就當警員們這麼想的同時,前方出現兩個人影,敏捷的腳步穿越崎嶇的樹林小徑快速來到他們前方。

        「不是說出現在另一個地方嗎?!」警員們仍然處在訝異的狀態來不及反應過來。

        「擋住他!」前方兩個人影的後方那個男人大吼一聲發出了命令。

        警員們雖然搞不懂狀況,卻也交由身體反應行動,撲上前去欲將跑在前頭的那人阻擋下來。

        但出乎意料的是,那人竟然輕鬆得躲過了撲過去的警員,閃到後方去。其他警員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相繼撲上前去阻擋他的去路,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敗,甚至被那人一拳一腳擊倒在地,持續往逃脫通道前進,眼見任務即將失敗的同時,方才大喊的男子飛越過摔倒在地上的警員,他身後飄起長長的頭髮,同時雙腳往前頭那人飛踹過去。

        沒想到原本在快速移動下的那人竟然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一樣回身擋下後方的飛踢,而飛在空中的那人藉由抵擋的力道一個後空翻,馬上左腳再起,一記強力旋踢飛至。

        「喀呃!」那人來不及反應,硬生生吃下了這一記旋踢,發出一聲悶響,向後退了幾步。

        「逮、逮捕他!」警員們重振雄風,欲再度撲上前去以人海戰術壓制這名看似犯人的男人。

        「別過來!」長髮沒有散亂,反而規律有序的披在後背的那人發出命令,警員們當下被那大喊聲震懾,不敢再接近半步。

        「交給我就好。」那長髮的人扭動雙手關節,一步一步靠近對方。

        「你……。」那人盯著太彌漸漸靠近的身型,他想就這麼轉身逃脫,但回想起剛剛那記旋踢以及運氣好才擋下的飛踢,另他放棄了這個念頭。

        ──不能背對這個男人!否則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人呢?有看到嗎?」

        天城往另一個逃脫通道的方向追去,卻沒看見任何形似歹徒的人。

        「汪!」突然他身後一聲狗吠,他小動物本能發揮下急忙轉身,突見一名男人衝至他身後,將他推開。隨著他倒地後,都柏文也跟著奔跑了過來,但天城所做的不是掩面逃脫都柏文的靠近,而是雙手撐地彈起追上那名將他推開的人。

        『出現了!在宅邸左方逃脫通道!』

        天城趕忙用對講記發號司令。

        『A小隊在通道處待命!隨時行動!』

        都柏文從天城的身邊飛奔而過,追上了前方那人,隨著在通道處待守的警員也聽到了吵雜聲,追了過來,瞬間那人便處於被包圍的狀況。

        「好了!束手就擒吧!嫌疑犯──」天城掏出手銬走上前去。

        「小心!」突然希卡的聲音出現在他後頭,他反射性動作的往後瞧去,只見希卡慌張地跑過來,吹了一聲口哨。

        都柏文突然間往天城身上撲去,使得天城不自覺的蹲下身躲開。都柏文飛至他身邊的同時,天城聽見了一聲悶響以及都柏文的哀鳴聲,他轉過身瞧,只見都柏文飛跌至身後的樹幹旁。

        這時希卡一個箭步飛上來,與那名男人纏鬥在一起。三兩下功夫後希卡便奪下了那男人身上的一樣物品,原來是一把伸縮警棍,也就是擊飛都柏文的原兇。

        對方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出拳回擊希卡,但希卡順暢地轉頭迴避掉他的拳擊,右腳順勢一踢,原本就難以站穩的樹林泥地裡那人自然應聲倒下,希卡順勢下壓,將他制伏。這動作天城看過,因為只要是身為警員,每個人都必須將這個制伏動作習至熟稔程度才能當上正式的警職。

        「快來幫我!我不是負責打架的啦!」希卡押在那人身上,呼叫救援。

        在一旁看得出神的警員們也趕忙撲了上來,壓制住了那犯人。天城拍拍身子站了起來,走到他人身邊,將手銬銬住他的手,並看了一下手錶。

        「下午六點三十七分,逮捕!」

        所有的警員一起將那人抬起,並將手銬反銬在他身後。

        那人持續掙扎著,嘴裡吶喊著為什麼會有警察埋伏等等的話。

        天城確認犯人不會再逃脫後,趕緊奔至都柏文身邊,希卡也在同一時間跑了過來。

        「都柏文!你沒事吧!」

        只見都柏文一拐一拐地站起,走到天城身邊,一邊舔拭著自己的腳。

        「他沒事,我訓練過他被攻擊時的身段,會將受到的傷害減輕至最小。」

        「這種訓練都有啊?」

        「因為他是我們重要的夥伴。」

        天城看著都柏文垂下的耳朵,再看看他的尾巴。只可惜都柏文的尾巴很短,不會下垂也不會囂張的搖擺。

        「謝謝你。」天城畏畏縮縮的伸出手,摸了摸都柏文的頭。都柏文乖乖地趴下,讓天城安心撫摸他的毛。

        「天城警官,現在開心還太早,犯人不只一個,現在太彌應該與另一個人交手了。」

        「犯人不只一個?!」天城驚訝下趕緊站起,跑到方才逮捕的那人身邊。

        他將那人的頭抬起,仔細看了清楚。

        「你是誰?沒見過的臉!難道鄉華的死跟留學生分屍案沒關係?快說你究竟是誰!」

        那人沒有回應他。

        「可惡!我們快過去會合,你們幾個把犯人帶到宅邸那邊去!小心別被脫逃了!」

        「知道了。」

        「我們走吧,希卡。」

 

 

        樹葉紛飛,太彌的雙腳持續不斷地進攻,那男人除了抵擋別無他法,被太彌逼得步步退後。

        漸漸地,他的雙臂開始麻痺,再拖下去肯定抵擋不住太彌的踢擊,若不做點什麼改變現狀的話……。

        ──早知道一開始冒著危險轉身逃離就好了!

        於是男人心念一轉,轉守為攻,既然防守也只是一步一步邁向滅亡,那不如放手一搏!他將格擋在面前的雙臂張開,欲用身體吃下太彌的一記踢擊,趁機控制住他的腳。太彌也將計就計,左腳奮力飛出,飄在空中尚未落地的樹葉再度被強風颳起,一聲悶響踢擊落在那男人的右側腹部。

        ──比想像中還要痛!

        男人重心放得很沉,早已做了犧牲幾根肋骨的決心接下這記踢擊,竟沒想到這記踢擊不是斷根肋骨這麼簡單!他的雙腳雖然仍舊穩穩的踩在泥地上,卻被衝擊力往左邊推移了數公分。

        但那男人沒有就這麼被痛覺沖刷掉意識,輕咳幾聲後,右腋下夾緊,左手擒拿住太彌的左腳。這下對手跑不掉了,接下來只要踢掉他剩下的另一支重心腳,逃脫的機會便會出現!

        但沒想到太彌的反應比起已經想好整個連鎖動作的男人更快,太彌的右腳重心微微一晃,整個身體就這麼浮起飛至空中,隨著一個扭腰後全身一百八十度旋轉,原本為弱點的重心腳竟轉從那男人的右腦飛近,後腳跟迴旋踢在空中完成!

        ──完了!

        男人突然雙眼失去景色,只剩一片白幕,他隱約間感覺到自己跌摔至泥地上,但他並不是這麼確定;他唯一確定的是,他的戰術並沒有錯,錯的是對手太強。

 

        「太彌!」

        「汪!」

        當天城、希卡與都柏文趕到時,所有的對決都已結束。

        疑似犯人的傢伙趴倒在地,太彌只是站在他旁邊低頭望著那名被他撂倒的傢伙。天城誤以為太彌錯手將對方殺了,趕緊跑到那男人身邊,才發現他除了右頭部微微腫起以外,並無大礙。

        「喔,是希卡啊。」太彌的氣息有點急促。

        「沒把他怎樣吧?」

        「放心,他很結實。」太彌露出燦爛的笑容。「我好久沒用全力踹人了,哈哈!」

        「你用全力了?!你想殺人啊!」

        「唉唷,因為久攻不下啊!只好用全力踢了,一時踢得太開心害我的打法變得好單調,呵呵。」

        「咳咳……。」那男人醒轉了過來,用手按住右後腦,努力撐起身子。「打法單調?根本是怪物!咳咳……。」

        沒錯,太彌從頭到尾只是盲目地用全力踢擊,並沒有太多戰術或想法,就足夠讓這男人吃不消了。

        「唔喔!醒了!以跟太彌對過招的人來說,你算是醒得很快的了,老兄你不賴嘛!」

        「希卡,他很厲害喔!一開始如果是你追他的話那你就危險了。」

        「所以你才主動挑他啊!」

        「呵呵……。」太彌臉泛紅,害羞的搔搔頭。

        天城扶起那男人,欲將他雙手反銬。

        「啊……。」他摸了摸自己的後腰,突然想起剛剛已經將手銬用在另一個人身上了。「喂!你們幾個,別站在那發呆!有手銬的傢伙拿過來把他銬了!」

        在旁邊圍觀的警員的其中一人拿著手銬走了過來,遞給了天城。

        「你銬吧,就算是你親手逮捕的。」天城看了眼手錶。「剛好七點整,逮捕!」

        天城將那犯人交到了將他銬起的人手上,走到了希卡他們身邊。

        「喂!那人也是沒見過的臉啊!看來這案子的確跟朱立瀅的案子沒關係啊!」

        「別急別急,我們先回宅邸跟其他人會合吧。」

 

        「喂!帝豪!這兩個人根本就是沒看過的臉孔啊!」天城拖著兩個人進到宅邸裡,氣憤的說著。

        「什麼?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天城先生。」

        「還裝傻啊!我說,這兩個人根本就不在嫌疑犯名單之中,也不是我們一開始鎖定的對象,跟你的推理相差太遠了啊!」

        「沒看過的臉?天城先生你該不會沒睡醒吧,這男人我們之前見過啊!」

        「我看你才是沒睡醒!這男人我們時候見過?」他們講的是較為矮小的那名男人,也就是逃往宅邸旁逃脫通道、最後被希卡制伏的男人。

        「讓我確認一下,天城先生,你除了在搜查會議上還有自行看過監視器畫面嗎?」

        「呃、沒有。」

        這時設樂嘆了一口氣。

        「其實這男人出現過的,就在監視器錄影帶裡面,而且非常的明顯。」

        天城非常在意設樂的臉色,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那、你說說看在哪裡出現過啊!」

        「希卡借你電腦一用好嗎?」

        希卡二話不說拿出平板電腦,手指快速撥弄,隨後將平板電腦反過來讓大家看清楚上面的畫面。畫面出現了監視器畫面,但並不是會議上出現過的片段,而是希卡請所有警員私下自行確認的、假冒若本搬進公寓時的畫面。

        「在哪?你該不會想說假若本就是這男的吧?」

        「希卡,麻煩你了。」

        希卡將畫面放大後,移到畫面右下角,右下角是自動門的玻璃反射,上面映著對街的畫面,希卡再度將它放大後,經過解析度調整,畫面變得更加清楚,天城終於看見了那男人出現在畫面上某個地方。

        「啊!他就站在對街!而且手上還拿著相機!裝扮跟現在一模一樣!臉也清清楚楚照到了!」

        「我們一直以為,你有發現……。」

        「等等,所以你們從那次會議之後就知道跟蹤狂是誰了?」

        「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啦,至少設樂警官跟東陽先生都有做過確認了,所以我以為你也……。」

        「啊──!小太陽──!為什麼不告訴我!」

        「你都升到跟我同階級了,還要我提醒你嗎?!也是時候長大了不要老是依賴我好嗎?」

        「誰依賴你啊!哼!你!你這個跟蹤狂!幹嘛放火燒人家的花園?!」

        天城抓起那瘦小的男子,大聲斥喝著。

        「主任,先冷靜!」小林將天城拖到一旁去,天城仍然大吼大叫的,像個想買玩具卻被媽媽強硬拖走的頑童。

        「我不管!都是他害我丟臉的啦!我不管!我要在他臉上印上我的腳印!就跟他夥伴的右臉一樣!」

        「咳咳,別管他了,繼續。」設樂示意帝豪繼續,帝豪也轉過身去,面對那兩人。

        「前田偵探事務所的,對吧?希卡已經將你們的資料拿給我看過了。沒想到你們竟然將逃脫通道掩飾成無法使用的狀態,事實上只是將入口利用樹林的泥土製造出假的入口以及坍崩錯覺,使我們對逃脫通道的入口感到錯位而已。」

        「哼。」那兩人不看帝豪,將臉撇往別處。

        「中村英太,大學時期拿過全國自由搏擊錦標賽亞軍,畢業後當了一段時間的無業遊民,最後因緣際會下被前田律師收進了事務所,擅長的不用多加解釋,肯定是武力了。」

        「哼,沒你們家的長髮仔厲害,真是失禮啊!」

        說完,帝豪轉看向另一個人。

        「前田隼人,前田律師的弟弟,高中時就跟著哥哥一起辦偵探社的工作,高中畢業後不讀大學直接成為正式員工,擅長的是跟蹤、情報蒐集、尋人。」

        「嘖。」

        「可以老實告訴警方的人嗎?雇用你們的人是誰。」

        「真是抱歉,大哥告訴我們偵探有守密義務。」

        「守密嗎?這麼說也是沒錯,你們不能將委託人的事情洩漏出來,這是身為偵探最基本的常識。不過呢,這已經不是秘密了,老實說出來反而對你們的罪刑減緩有幫助。」帝豪停頓了一會兒,見他們不開口,於是繼續說下去。「老實說出來吧,告訴警方人員,雇用你們的人,就是張士洋。」

        他們兩人仍然不開口。

        「原來如此。」帝豪繞到他們身後,繼續說著。「那沒關係,你只需要告訴我,這個男人是誰就好。」帝豪的手指指著平板螢幕上的假冒若本槻雄。

        「你們既然也是偵探,怎不自己查?還是說你們連查個人也不會?哼,那還敢自稱是偵探啊?」

        「嘖嘖,要查我自然查得出來,而且一定比你這遜咖還要快速,只不過現在為情況所逼必須以最快方式找出這人的下落,否則我的效率一定讓你嚇得屁滾尿流。」希卡一直都是做為帝豪與他們對話間的翻譯,但他再也忍不住自己搶話發言,因為在夏洛克伍人之中,最擅長偵查、尋人、搜集情報的就是希卡,心裡的偵探魂一燃燒起來再怎麼斯文的人也會發火。

        「帝豪,你說趕時間是怎麼回事?」小林聽見了希卡說的中文內容,趕緊詢問。

        「意思就是,真犯人張士洋沒有親自到場,那代表他有別的要事要做,而這群人的真實身分是偵探事務所的人,那代表──」

        「那代表張士洋已經借由這群偵探查知了他殺錯人的事實,也藉由這小子知道了真正與朱立瀅偷情的男人究竟是誰,所以張士洋委託他們前來確定田中圭太的安全,而自己則動身前往殺害冒牌若本槻雄的路上。」

        「什麼?!」

        「所以我們不能讓張士洋再一次得逞,掃盡日本警方的面子!」

        「可惡!快說!快說出這男人是誰!」天城激動的扭動,企圖擺脫小林的擒抱,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前去賞那人一拳。

        「嘖,算了!我們自己來!」希卡憤恨的在平板電腦上指指點點東摸西摸,只為查出那人究竟是誰以確保他的安全。

        「喂!希卡,你就這麼在這裡查起來了?有辦法嗎?」天城問。

        「不知道,但要試試看,要找出一個人有很多方法,更何況這個人還與這麼多案件有關係,肯定不難找,而且我總覺得在哪見過他的臉!」

        「嘴巴上這麼說,但究竟是怎樣的方法啊?」

        「例如世平建築,就是很大的一個線索,他既然是世平建築派來的人,就代表他與世平建築間有分不開的原因。」希卡手指不停,持續在螢幕上撥弄。「找到了!疑點!就在真正的若本槻雄消失的那一天,也就是鬼牛組將他收進組織裡的那一天,世平建築從保險公司獲得了大量保險金,其中一小部分分到了這個男人的戶頭裡,同樣的狀況在世平建築的歷史上也出現過很多次,這在他們的保險公司那邊查到了!應該還有……應該還有線索才對!光是這樣不可能找的到那男人的行蹤!」

        希卡抱頭煩惱,腦裡一直尋找著究竟是在哪見過那男人。

        「既然這樣,只好大膽一點了!」他手指一撥,平板電腦跑出好幾張照片,裡面都是犯人的臉。

        「你該不會想從裡面找出那人吧?沒用的!我們已經查過前科犯的名單了,沒有這個人!」

        這時帝豪阻止了天城說話,要他靜靜的看著希卡。

        「出絕招了!」

        希卡再度手指快速一撥,畫面上的照片由下往上外速跑動,幾百張照片持續轉動的畫面看得旁人眼花撩亂,照片的速度慢下來後,希卡的手指便會再度補上,照片則會再度快速轉動。

        「他該不會想用這方式找出犯人吧?他的動態視力有這麼好嗎?」

        「比我差一點喔,嘻嘻。」太彌燦爛的笑著,眼睛也盯著螢幕上的畫面。

        突然間希卡大吼一聲。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你知道是誰了嗎?」

        希卡沒回答設樂及其他人,只是手指點了幾下後,跳出另一組照片,那是較為老舊的照片了。

        「這是……過了法律追溯期的案件!」

        「我怎麼這麼笨!我會想不起來就是因為過了追溯期所以沒刻意記起來啊!不然正常來說犯人的臉我一定馬上就想起來了!」

        但希卡並沒有使用剛剛那快速轉動的方式查找照片,反而是在日期欄上輸入幾個數字。畫面跳出了唯一一個照片,一名年輕男子的照片。

        「十五年前,練馬區一名社長的老婆遭公司社員殺害,犯人潛逃消失蹤影,警方毫無犯案頭緒,就如同所有線索被某個強力的組織掩蔽一般,當時還產生一陣警方高層內賊疑雲。犯人的名字是──宮崎徹!今年三十九歲!父親在五年前死亡,母親目前入住養老院!」

        眾人紛紛靠近螢幕,想瞧個清楚。的確,那人的臉龐雖然顯得青澀,但毫無疑問絕對是冒充若本的男子!

        「你是怎麼……」

        「假冒的若本槻雄消失的那天,也就是一個禮拜前,剛好就是這案件的時效追朔到期日的一個禮拜前,他會突然消失的原因正是他不再需要依靠世平建築背後的影響力改名換姓生活下去,所以才擺脫了世平建築的控制。雖然日本法律已經針對時效做過修正,但並不適用於過去的案件上,所以等待時效過去的犯人仍然存在,若本、不對,應該說是宮崎,他消失後一個禮拜、也就是今天,剛好就是這案件的時效到期日!徹底露出了破綻!」希卡興奮握拳,將平板交至設樂手中,之後的他便癱軟在太彌胸懷裡,太彌笑笑的說他好棒,一邊拿出幾塊巧克力給他吃。

        「等等,那為什麼他要提早一個禮拜消失?」天城懷疑的問。在逃中的通緝犯四處亂晃只會增加自己被發現的機率而已。

        「還記得朱立瀅的日記嗎?有這麼幾段話。」

        「我看看。」

        『槻雄似乎已經猜到了我想說什麼了……總覺得,他似乎想要離我而去。母親,我該怎麼辦呢?是否該確切說出自己的秘密?但如果我說了,又該怎麼面對士洋?如果我告訴了槻雄那個祕密,那他是否會拋棄我回到他妻子身邊?』

        『我告訴槻雄了……還以為告訴他之後會很開心,但他卻朝著我大吼。他一定是不要我了……』

        『是男的!是男的!母親大人是男的喔!好開心喔──!要趕緊告訴槻雄!』

        還有一段是我們一直沒注意過的。

        『今天總算到了醫院檢查,可是結果要一個禮拜後才會知道,好期待好期待喔!

        媽你也很期待對不對?你可別託夢偷偷告訴我喔!我要自己知道才行!

        三月二十六號,天氣晴。心情晴。』

        「想想看,有什麼秘密,是女人知道後會開心、卻不敢告訴有妻子的情人,而且還會有男女兩種可能性的?」

        「可、可是你們仍然不知道他所在何處!一樣沒有用!」

        「你就別意氣用事了,你可知道從今天早上開始我們就一直派人緊迫盯守張士洋嗎?」帝豪拍拍那瘦男人的肩膀。

        「你是說那些笨蛋警員嗎?哼,被張先生的手法騙了也不知道,真是愚蠢。」

        「手法?喔!你是說到廁所交換身分那招啊!我聽警員們說過了。」

        「什、什麼?」

        「我還知道交換身分的人是你們事務所裡面的打工仔,根本對案件一無所知,早就帶他回警局做筆錄了。本來以為張士洋會用同樣的方法回到現場確認田中圭太的安危,竟沒想到你們會這麼快就找到了宮崎的身分,馬上就動身去殺他。早知如此就讓警員繼續跟蹤張士洋了,太過確信他會跳入陷阱是我的錯。」

        「不,我的錯,我才是這案件的管理官。」

        「宮崎拿到的錢都用在了他母親的養老院費用上,如果沒錯,他應該是去見他母親了。養老院地址是──」

        「很好!全員出動!不管是總部還是地方警署的,通通都以必死的決心找出他們兩人!」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