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克伍人:血與刃

Sherlock 5The Blade with no Mercy

 

壕G

 

 

 

 

 

 

 

 

 

 

 

 

 

初次見面

 

        「天城前輩!麻煩順便幫我倒杯水!謝謝!」天城站在影印機旁,聽到後輩小林那聲『順便』的他,眉毛抽動了一下,看了影印機旁的飲水機。

        再說啊!哪有人把飲水機放在影印機旁的啊!如果有人不小心把水翻倒了那飲水機豈不是很危險嗎──

        天城雖然這樣抱怨,但他的本意是為什麼影印個資料也要被後輩指使幫忙倒水。

        「汪!」一聲來自後方的狗叫聲,嚇得天城跳了起來。夾在腋下的紙本資料以及八分滿的水杯飛離地心引力的控制。被茶水淋到的影印機發出悲鳴,適才影印好的紙本資料也糊成一團。

        「為什麼這裡會有狗!」他的背緊貼在牆邊,看著眼前那隻毛色烏黑亮麗的,而且還流著口水杜賓狗。

        從天城慌張的模樣可以看得出來他非常怕狗。

        「唔啊…走開!吁!吁!」天城揮動雙手,試圖嚇跑那隻對著他流口水的杜賓狗。

        「小文!過來!」杜賓狗聽見門口的呼喚聲,『汪』地回應了一聲。隨即有個人跑了過來,蹲在那疑似名叫『小文』的狗前。

        霎那間,天城以為他看見了美女。秀長的頭髮,柔順華麗,穿著鬆垮的白色毛衣,唇紅齒白、大眼、白裏剔紅的皮膚…但說話卻是男人的聲音。

        「對不起、對不起!小文看起來很喜歡你的樣子,所以才會一直黏著你。」

        很喜歡我?一隻美男養的狗?

        天城注意到了對方一口奇怪的日文,似乎是外國人的樣子。

        「先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太彌。他是我們公司的寵物,叫做都柏文。你可以叫他小文、小柏或是嘟嘟都可以。」

        為什麼不能叫小嘟?還有為什麼是『他』?不過就是一條噁心的狗!──呃……這都不是重點!

        「你是誰?!難道你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嗎?!這裡可是警視廳!閒雜人等不可進入的懂不懂啊!更何況還帶寵物進來!找死啊!」

        那美男用無辜的臉色蹲在地上仰望著天城,不做任何回答。

        ──是很美……但我不吃男人這一套!

        天城又亂七八糟罵了幾句後,趕緊逃離了那隻狗的身邊。

        「係長!救……救……不對,有可疑人士在警局內亂晃!」

        不管天城一開始是打算喊『係長救命』還是『救我那隻狗好恐怖』,都無所謂了,他看著站在係長辦公桌前的四個人,愣住了。

        一群打扮奇特的四個人。

       但就在下一分鐘,又有另一個人和一條狗加入了隊伍之中。沒錯,就是害他毀壞了影印機的那隻杜賓狗及長髮男。

       「中絢,對不起,可能又要讓你花錢了,我沒把小文管好害他嚇到人家,結果那個大叔不小心把水潑到影印機上,然後影印機就壞掉了。」那名為太彌的長髮男嘟著嘴說。

       「啊?大叔?管他去死!叫他自己出錢修!」那個名為中絢的,打扮得光鮮亮麗,就像是上流社會的富公子一樣。

       但天城發現了另一件事情──他們在用中文交談。至於天城為什麼知道那是中文,只因為他女兒最近喜歡上一個從台灣來日發展的藝人,在此巧緣下他也漸漸熟悉了不少中文。不過就算如此,他還是聽不出來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好啦好啦,天城,別大驚小怪的,不過就是一條狗而已。」係長綻放著燦爛如豔陽的笑容向他招手,似乎是在示意他過去。

       「過來,我來跟你介紹一下。」

       天城走到係長的辦公桌旁,更仔細的看清楚了眼前這群……打扮怪異的少男們。

       「他們是從台灣來的貴賓,暫時在我們局裡觀光一陣子,就由你擔任他們的導遊了。」

       ??

       天城滿腦子問號。

       很好,可能還有人不太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不如我來解說一下,這裡是警局!東京警視廳的搜查一課!你老人家是辦公桌坐太久傻了還是冷氣吹太多腦漿乾掉啦!──雖然天城很想就這麼破口大罵,但基於雖然公務員不容易被革職,卻會被降職的原因,他還是忍了下來。

       「那個……不好意思係長,請問剛是我聽錯了嗎?你要我當他們導遊?」

       「啊……也是,要你突然接受太強人所難了。帝豪,麻煩你們先自我介紹好嗎?」

       那個站在最前頭,眼睛很大的茶色自然捲頭少男跟他旁邊戴著粗框眼鏡瀏海翹得很高的金髮少男交頭接耳一陣子後,像是恍然大悟了什麼一樣,開口說道。

       「初次見面,我叫做帝豪,是夏洛克五人偵探社的社長,我們來自台灣,接下來的一個月,還請您多多指教。」

       他操著一口口音很重的日文,但天城仍然能夠勉強聽出他大概的意思。

       天城不知所措地和他握了手。

       「初次見面,我叫中絢,基本上我是沒興趣跟男人握手的。」

       他是剛剛用很差的口氣跟長髮男說話的那個公子哥,日語很流利,雖然一樣有重重的口音在。說完話的他並沒有將手伸出來的意思。

       而天城停在半空中的手尷尬地縮了回來。既然對方已經表示沒興趣跟自己握手,那他也只好認了。只是長到四十幾歲第一次被男人甩的感覺,令他不由自主地抽動了眉毛。

       「初次見面,我是太彌,他是都柏文。」

       我知道我知道,剛剛害我毀掉一台影印機的原兇。──雖然天城心裡這麼想,還是勉為其難地跟他握了手。握手時的天城感到驚訝,這麼美貌的男人手上竟然長了這麼厚的繭,而且握力感覺挺扎實深厚的。

       「初次見面,我叫做琉。」

       那人用長長的瀏海蓋住自己的一邊眼睛。

       只是介紹完自己的琉,卻不見他有伸出手的打算。

       難道台灣人都這麼沒禮貌嗎?連握個手都這麼難?──天城自顧自地這麼想著,一邊觀察那名為琉的少年,發現他長長的風衣底下,竟然是一件白袍。

       「初次見面,我叫希卡。」剛剛與社長交頭接耳的粗框眼鏡似乎是注意到了天城的視線一直注視著琉。

       喔喔,這人的日語還挺標準的。

       「我精通多國語言,所以這趟由我來替大家進行翻譯。」天城與名為希卡的男人握了手。

       「你也是台灣人嗎?」

       「是的。」希卡露出疑惑的表情,不了解為什麼天城會問出這問題,但馬上就理解了天城的疑惑。「啊,我的頭髮天生是金色的,似乎跟我的祖先遺傳下來的基因有關係。」

       「那你近視很深嗎?眼鏡好大喔!」

       「天城,你太失禮了!」係長出言制止了天城的失言。

       「沒關係的,這眼鏡只是裝飾,你看,沒有鏡片。」希卡說著,用手指穿過寬大的黑色鏡框。「因為戴眼鏡會讓我感到安全感,所以我才會一直帶著的。」

       「原來如此。我叫做天城,警視廳搜查一課第十係巡查部長。請多多指教。」

       「也是我們大家敬愛的主任。」小林湊了過來,手搭上了天城的肩上。

       「你這傢伙還敢說,明明在剛剛才叫我幫你倒水而已!」天城作勢要一拳搥下小林的頭。

       「好啦好啦!別在客人面前丟臉。小林你也跟他們做個自我介紹,你跟天城兩個人要負責他們這幾天的導遊。」

       跟這傢伙?!──天城還來不及抱怨,小林已經用爽朗的笑容開始了負責接待的公關角色。

       「初次見面,我叫做小林,還是個菜鳥刑警,煩請大家多多指教。」

       小林給了對方一個爽朗的鞠躬,也摸了摸都柏文的頭。

       「汪!」都柏文大叫一聲嚇到了小林及天城。先不說小林,天城的反應似乎是過度了,畢竟都柏文可是離他有兩個辦公桌的距離。

       「放心,小文不討厭你。」太彌也摸了摸都柏文的頭。

       「也就是這樣,他們就拜託你啦!」

       「什麼叫做就是這樣?我可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天城還沒抱怨完,就被係長辦公桌上的電話鈴聲給打斷了。

       「注意!A區三丁目一間高級公寓內,發現被肢解的女性裸屍。」

       掛下電話的係長慎重的說著,原來是案件。

       「這是個好機會,這件案子交給你了天城,就順便帶他們去吧。我已經發配給你一輛廂型車,拿證件到樓下的庶務科領鑰匙就可以了。那就先這樣啦,我還得去開緊急會議。」

       「什麼?帶他們去?喂係長──係長──」係長不等天城說完,已經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我們走吧,主任。」

       「啊──真是的!」天城抓亂自己的頭髮,卻無語怨蒼天。

 

 

       「主任,你怎麼一臉哀怨啊?」

       坐在副駕駛座的天城一臉哀怨是車上的五人一犬都看得出來的事情,但卻沒人敢白目地詢問是怎麼一回事,唯獨開車的小林除外。

       「你問我?你還敢問我?剛剛到庶務科領鑰匙的時候你知道他們說什麼嗎?他們竟然不讓我報公帳而是要我自己出錢賠那台影印機耶!我今天是犯著誰了我!」

       「但的確是你弄壞的沒錯啊……」

       「什麼叫做我弄壞的?!要不是──」天城似乎想起了什麼,又說。「再說啊!誰會叫自己的上司幫忙倒茶水啊!」

       「啊哈哈哈……主任你就別在意了啦,不過就是一台影印機而已。」小林似乎是想就這麼帶過自己要求上司幫忙倒茶水的事情。

       「大叔,影印機的話,就交給我們吧。」那茶色天然捲頭大眼睛的少男開口了。是帝豪。

       「那個……希卡先生,他說什麼?」天城聽不懂中文。

       「我們家社長說,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願意替您付清影印機的錢,中絢也答應出錢了,所以你不用擔心。」

       天城突然覺得有點慚愧。剛剛自己還這麼沒好氣的說話,他們卻對他這麼好,自己就像是當了壞人一樣。

       ──不對啊,影印機會壞掉本來就是那隻狗的錯!

       「小林,係長要我帶他們來幹嗎?帶一群死小孩到犯案現場,他是哪根筋不對勁啊!」

       「那個叫中絢的帥哥,他爸好像跟咱們警視聽的總監是好兄弟。至於他爸是誰我不太清楚,只知道是個很有錢的老爺。」

       「然後呢?就因為這樣所以我要帶著他們邊辦案邊參觀日本嗎?」

       「我們不是來日本玩的,是來日本學習經驗的。」

       天城聽不懂帝豪說的中文,請希卡再度翻譯了一次。

       這麼說起來,他們好像是什麼偵探社的成員?原來如此,我都明白了,就是一群小毛頭為了玩夢寐以求的偵探遊戲,於是拜託自己家裡那個有錢到可以威脅我們家警視總監的老爺子,好讓他們可以到日本參與搜查一課的辦案過程。荒唐!簡直荒唐!──天城在心裡咒罵。

       「小孩子的偵探遊戲我是管不著,但要是干擾到我們犯案可要你們這群小屁孩吃不完兜著走。」

       「啊!不會的!我們絕對不會打擾到各位辦案,只須要讓我們參與辦案過程就好。」看樣子這個名為希卡的小子還挺有禮貌的。就他跟他們家社長我看最順眼,至於那個害我燒掉一台影印機的不男不女和死有錢男性恐慌症還有那個死氣沉沉頭髮蓋住一邊臉的傢伙肯定家裡沒人教!太沒教養了!──只見面不到一個小時,天城已經替他們通通貼好了標籤。

       「話說,小林啊,為什麼係長他誰不選偏偏要選你陪同啊?」

       「主任,你忘了嘛?我可是東大畢業的高材生耶!」

       「所以?」

       「你沒看過我的資料嗎?我之前有到中國留學一年,中文對我來說簡單啦!」

       「所以係長請你來當我的翻譯就對了。」

       「是的,主任。」

       天城是個從警察學校畢業,並從基層開始做起的老鳥警察。他一向看不慣像小林這種憑著學歷空降的『天人』,不但沒經驗、更沒體力,甚至有幾個看到血還會暈倒,一點也派不上用場。但小林對他來說卻是個例外,說是例外並不是指小林很有辦案天份或是很派得上用場,而是一種相處過後才會了解的優點。例如開朗好相處的個性以及……。

 

       「主任,我們到了。」一恍神的時間,他們已經來到了案發現場。

       天城領著他們矮身蹲過封鎖線,並出示警徽表明身分後,跟隨著地方警署的制服員警進到了公寓裡頭。

       公寓一看就知道是高級住宅,但並不是平常可見的那種花一些小錢就能入住的高級住宅,而是真正的『有錢人』才有辦法透過管道入住的程度。

       「喔吼,這地方不錯嘛,帝豪,買一層來當我們在日本的據點如何?」

       「別浪費錢啦中絢。」

       這些話天城聽不懂,但小林偷偷地幫他翻譯了。

       而天城他不只討厭高學歷的『天人』,也討厭像中絢這種『死有錢人家的大少爺』,不知人間疾苦把錢當水灑的死有錢人。

       ──有太多錢不知道怎麼花的話做點善事如何啊大少爺!像是捐點給我這種單身中年大叔之類的善事。

       但就在他們經過警衛室時,卻被攔了下來。

       從警衛室走出來的兩名警衛面有難色地擋在他們面前,看著太彌牽著的都柏文。

       話說回來,這種高級公寓怎麼可能讓狗進去嘛!──天城在心裡頭抱怨,甚至有『哈哈活該死好看你們等等怎麼辦』這樣看好戲的心態。

       「不好意思。」比較年長的警衛看著都柏文。都柏文雖然唔唔地叫,但卻很乖的坐了下來。牽著都柏文的太彌則不知所措地看著希卡。

       「這是我養的狗,請問有什麼問題嗎?」希卡率先說話。

       「請問這隻狗有國際寵物協會的健康手冊嗎?」

       什麼?什麼東西?我剛是不是聽到了不太像屬於這個星球的名稱?──天城似乎感到驚訝,但希卡卻很稀鬆平常的回答。

       「當然有的。」

       「那容許我們失禮了。」那年長的警衛一說完,少年警衛便掏出一個像是在便利商店櫃檯用來讀取條碼的機器靠近都柏文的脖子,當紅光掃上都柏文的脖子上時,發出嗶嗶兩聲,隨即那機器後背上的螢幕便顯示出了都柏文的『個犬資料』。

       啊啊……差點就忘了,他們可是能夠干涉日本警視總監的超級死有錢人,是活在不同世界的人啊!

       「都柏文,杜賓犬種,出生地德國,現居台灣,雄性,無病史,近期檢查為兩天前在日本的成田機場分處。」說完,少年警衛便露出親切的笑容對著他們。「看樣子這隻狗沒問題,你們可以進去了。」

       聽到這句話後,都柏文便自動性地站了起來。

       還真是訓練有素。

       「這高級公寓的品質控管還真有水準呢!」小林讚嘆著眼前正在發生的驚奇事。

       「真乖呢小文!」而太彌則是摸摸都柏文的脖子,都柏文也只是低吼一聲應了他。

       「不好意思耽誤了大家的時間,我們走吧天城主任。」帝豪用很有誠意卻口音很重的日語道歉,倒也平撫了天城心裡一直吶喊著『老天不公平!』的聲音。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