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shot.jpg

《迎頭重擊 Headshot》(2016)|印尼

 

 

 

 

 

 

  “如果你知道我原本是什麼樣的人,你是否還會救我?”

無雷影評

  還記得當年在一棟樓裡殺震天價響的《全面突襲》嗎?一部讓觀影人都感到跳痛的傳影互動發行電影,收下了近五年動作電影中不看絕對會後悔第一名寶座。沒,有,之,一。《全面突襲》不只讓我在看片過程赫赫哈兮個興奮莫名,還讓我發現原來周杰倫的『安靜』其實不怎麼美麗,不信的話你對一個印尼人說一句安靜試試看。

  畢竟是同一位主角、同樣的印尼武打,我不免在前言稍微離題,懷念起當年看《全面突襲》時的震撼。

Headshot(1).jpg

  《迎頭重擊》由雙導演執導,卻也讓故事呈現兩大部分的兩極好與壞。先下個前提,我並不了解兩位導演齊莫史坦波與提摩塔堅德如何分配彼此的工作,但既然劇本是由提摩所撰寫,那我理應將全片的“敘事”部分歸類在提摩的工作範圍,而武打與動作分鏡歸類在齊莫的工作下。假設我的想法是正確的,那麼我的掌聲屬於齊墨居多,我的不滿足將大部份歸咎給提摩。

  其實《全面突襲》與《全面突襲2:拳速前進》間的差距就夠看出動作片成功的訣竅,續集其實也不差,就只是少了劇本影響力零的純然爽感,當你打到一半突然還得忍受切進來的MV,那觀眾會不耐煩也是難怪。只是《全面突襲2:拳速前進》在劇情快與慢間反而倒是圍繞在黑幫的故事,所以倒也吸引了動作片愛好者的第二標籤族群:幫派片愛好者。

Headshot(2).jpg

  然而《迎頭重擊》擺入的是宛如傑森包恩般的失憶愛情,在作為過去惡貫滿盈的血腥殺手,失去記憶後展現出的純真與善良吸引了女主角的關注,在一步步拾回記憶的戰鬥中,也漸漸拆開了自己的神秘歷史面紗,這對兩人的愛情是種考驗,更是種質疑。

  印尼武打其實都有點淡淡的中二,過度浮誇的角色風格倒也是其美味的亮點,就如印度料理強烈的辛香,或是越南料理適得其所的酸勁,偏偏這樣重口味的武打搭配上並不是很會拍的愛情,自然就會使得電影風格兩相衝突,宛如洗劫武林兩百門派研發出「創世訣」的六禍蒼龍,無法掌控其與自身武學「六禍禁式」間的屬性衝突而差點走火入魔一樣。

Headshot(3).jpg

  女主角很美,就種高中時期坐在你的座位旁沒人關注的女同學,幾個月的互動後發現其實她很美的那種美(雖然我通常都是第一個發現的),外加選曲的風格其實很對電影的味道,素材挑選可以說是百步穿楊地準確。但就是敘事模式和切入時機點總是有點奇怪,畢竟愛情戲的掌控很依賴“念能力”,一種由心出發的感受,即便提摩其實沒有在哪個環節做出太糟的處理,卻讓我有種太過強硬的執拗感受。最佳的對比或許就屬傑森史坦森的《夜刑者》了吧,真心喜歡這部。

  相對的,爽感十足的武戲其實就如甜過頭的溏心,以大量的血漿和割喉畫面抓穩了未滿十八別亂看的午夜禁忌,稍嫌中二的武鬥讓觀眾感受《全面突襲》陰暗調光中無法享受的爽快斬殺風格,尤其是警局中的雨衣男所開啟的血腥惡戰,再接連的散彈槍轟面,對我來說就是一個人獨享整罐煉乳一樣的痛快,更別提流動的動作分鏡,會讓觀眾陷入「這畫面是要怎拍」的思索之旅,沒錯,有看過的人就會知道我在講公車那段。

Headshot(4).jpg

  糖吃太多也是會蛀牙,乳糖太多也是會燙傷喉嚨,印尼有句俗語說得好:「哪裡有糖,哪裡就有螞蟻。」雖然跟我現在要講的沒關係,但我想表達,中二在哪裡,鬼扯就會在哪裡的概念,片中有太多超不合邏輯的武鬥過程,諸如有關衝鋒槍的使用部分,反正只要有東西擋,就算是一片A4紙都能防彈的概念,或像是跟敵人對招時的預備姿態,竟然還有別過頭不看人的大空隙,要是我早就趁那時候斷他腳筋。

  本片大概是《全面突襲》的爽感十足,《神鬼認證》的情感不滿,但其實你會發現,要找一部在動作和愛情都出色的片子,真的得到另一種“領域”才比較容易。

Headshot(5).jpg

 7/10

Headshot (2016) on IMDb

有關電影兩三事

〉片中出現的矮光頭跟女反派,剛好就是《全面突襲2:拳速前進》的鐵鎚女跟球棍男。

〉演中國人的Sunny Pang是新加坡人。演刑警的布郎帕拉雷則是馬來西亞人,也就是前陣子講述馬來西亞足球的《輝煌年代》中的播報員。

〉主角的名字Abdi,在阿拉伯語中是奴隸或僕人的意思,但指的是阿拉的僕人而非奴役制度的奴隸。

〉主角的另一個名字以實瑪利(Ishmael)是女主角愛看的小說〈白鯨記〉中的主角名字,而書本第一章的第一句台詞就是:「叫我以實瑪利。」(Call me Ishmael.)

Headshot(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歡迎來到壕g的黑白共單元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