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den Figures.jpg

《關鍵少數 Hidden Figures》(2017)|美

 

 

 

 

 

  “在太空總署,撇尿不分膚色。”

  “Here at NASA we all pee the same color.”

無雷影評

  作為北美地區的聖誕節口碑場上映,更是新年第一週的強檔大片,《關鍵少數》一直都維持在北美地區當週票房排行榜前三名之中,更是美國境內雙週票房冠軍,以一部衝著振奮人心的目的而來的電影來說,完全是預料之中的狀況。

  很難理解的事情是,送了無數個菁英空官菁英上到太空,甚至還是拯救阿波羅13計畫成功返家的關鍵人物,凱薩琳的故事竟然一直不為人所知,甚至得等到2014年,才由美國第一位非裔總統歐巴馬頒予自由勳章。以台灣的例子來說好了,就好比現在原住民籍軍人佔軍隊人口大半數的現況,卻少數見到在公開場合被賦予發言權利並代表軍人顏面的原住民將領,巧合的是,咱們國軍也是到了2014年才有了五位原住民將官,而原住民籍中將還是史上第一位。

Hidden Figures(1).jpg

  更何況,電影中的主角們是一群生活在六零年代的女孩,不只白人有所歧視,就連黑人男性也持有女性工作能力較低的想法。

  《關鍵少數》的確刺激了觀眾的憐憫心,並非利用諸多殘酷或不堪入目的社會現象,而是以當代人類文明最為先進的機構太空總署裡,一陣莫名的寧靜與多方注視的刺骨視線來呈現那般的困境。當人類在思考著如何爬上太空碰觸遙不可及的繁星時,竟還同時思考著如何分化彼此,排出膚色間的優劣高低,那在不久前的歷史中,那遠遠的五十年以前,永遠讓人們興奮且敬佩的太空競賽史,還有著多少尚未發掘的明星角色。

  然而,即便電影靠著憐憫心與種族觀感的進步作為主題而奠定了穩當的立足點,但其實還可以做得更好。

Hidden Figures(2).jpg

  觀影中你是否也和我有同樣的疑問?為什麼,那群計算人員是清一色的黑人女性?如果是種族隔離,那為什麼沒有男性呢?是因為計算人員位階低落?然就連IBM都還處於需要一整個大房間的機器來算出1+1=2的年代,我看不出計算人員的位階,是只有當年代女性才願意做的低等卑職,此外,東側計算人員與主角們所處的西側差異在哪,電影在開頭時都有許多機會可以帶出他們的現況處境,就包括與警察間的對話,其實都可以迅速帶出他們的職位所面臨的「大環境」與「小環境」。

  此外,計算組員們轉型成編碼工程師的過程是如此的輕描淡寫,讓人有種只要去圖書館借本書你也可以是NASA電腦工程師的錯覺,而且全體三十人都可以的那種,但⋯⋯不應該是這樣的吧?搞得IBM都蠢材(包括近年來對史蒂夫賈伯斯的推崇都刻意描述與IBM的爭鋒相對)隨便一個去圖書館借了電腦工程學書籍來看的大媽都比你們強一樣,那公司可是電腦工程的始祖呢,IBM之於電腦工程的地位可是有如NASA之於宇宙學呢!如果六零年代學個Programming有這麼簡單,我外公早就是國光客運董事長了。

Hidden Figures(3).jpg

  換句話說,《關鍵少數》流於濫情的狀況並不少,幾乎是所有暢談美國黑人公民權發展史電影都會有的通病。相對的,描述歧視現象烙印在白人潛意識中的手法倒是頗為高明,並非是明目張膽的惡言相對或肢體暴力,多次的異樣眼神、突然安靜、器具更換和指示標籤等等,以悄悄話的方式持續在觀眾耳邊低語著當時環境的冷淡。最有意思的是克莉絲汀鄧斯特與奧塔薇亞史班森在廁所中的最後對話,帶領出所謂的歧視,總是在本人難以察覺的理所當然中表現而出。

  「你知道我並非對你們有偏見吧?」

  「你以為你不是。」

  偏見與歧視,是烙印在骨髓之中。

  話說預告片中凱文科斯納打掉廁所有色人種標籤的那一幕,我非常希望他能以一句「幹他媽的爛廁所浪費我時間」來作結,畢竟這樣比較沒那麼濫情呀,雖然「在太空總署,撇尿不分膚色」也不錯啦。

Hidden Figures(4).jpg

 7/10

Hidden Figures (2016) on IMDb

幕前幕後兩三事

  這個下次出一篇史實比較文。

  敬請期⋯⋯算了,說給自己聽也爽,敬請期待!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歡迎來到壕g的黑白共單元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