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saw Ridge.jpg

《鋼鐵英雄 Hacksaw Ridge》(2016)|美|澳

 

 

 

 

 

  “全世界正在分崩離析,我想試著一點點也好盡力修復它並不是什麼壞主意。”

  “With the world so set on tearing itself apart, it don't seem like such a bad thing to me to want to put a little bit of it back together.”

無雷影評

  有人跟我一樣覺得他在預告講那段話根本是繞口令嗎?It don't seem like such a bad thing to me to want to put a little bit of it back together⋯YO~YO~

  咳咳,回歸正傳。

  梅伯不是第一次拍片了,但我們很難給他一個標籤或形容詞來代稱他的風格,因為他的導演作品真的是偶而為之,偶爾才心血來潮拍個一點也不心血來潮的“屌片”。從《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的壯闊豪情後,隔了九年才又拍了傳說史詩題材的《受難記:最後的熱情》,接著拍一部跑跑跑的《阿波卡獵逃》後,等了十年才生出了《鋼鐵英雄》。

  或許可以打個擦邊球說梅伯根本整個以沙文的角度俯瞰他的電影觀,但也不得否認壯闊豪情與拋頭顱灑熱血是他得心應手的梅翁悲劇,就好比莎翁一直以來的人倫與慾望,梅伯片中習慣對抗全世界的傷痕纍纍還能夠吃上好幾世紀的電影市場。與其被「又是一部全都男人的電影」之類的聲音干擾,我想男兒淚縱橫的影廳中,根本誰也聽不見那多此一舉的抱怨。

Hacksaw Ridge(1).jpg

  自從戰爭的型態轉換,大陣仗的入侵與血肉堆疊已經不適用於飛彈精準度比三百公尺步槍臥射還準的年代,然而那地獄從未改變,只是更為陰晦些。《鋼鐵英雄》重現的,是那式微已久的大型戰爭片們,令人不知所措的掙扎與不見贏家的憤慨勝仗。但那又與我們熟知的戰爭片不同,與《最長的一日》那般可歌可泣的大規麼戰役重現相異,我們回想起《搶救雷恩大兵》中盔擊六零迫砲彈的急中生智,也回想起《英雄本色》中敵我難分的血肉模糊(哈哈這部不是限制級耶),然而不管是回想起哪部傳說中的經典戰爭電影,在我們心中亮起些許光明與些微回音的,總是看似微不足道、隱藏於戰爭中的小小理念。

  不提槍的醫務兵,不殺人的菜逼八,如何在充滿敵意的槍林彈雨中拖出一聲又一聲瀕臨死亡的殘音。我們總問神,總請祂告訴我們,請與我們對話指示該怎麼做才好,其實聲音就藏在生活週遭之中,藏在硝煙繚繞之中,藏在那宛如地獄的腥風血雨裡,那些努力求生的微微殘音。

Hacksaw Ridge(2).jpg

  《鋼鐵英雄》更令人佩服的部分在於,你可曾見過一部戰爭電影,其馬革裹屍的廝殺片段竟不是電影的最高潮嗎?又有多久沒看過一部值回票價的商業大片,會讓你揪緊心頭淚流不止的?

  《鋼鐵英雄》,真的會哭到皮皮挫。

  “God, Please, help me save one more.  Just one more.”

Hacksaw Ridge(3).jpg

 9/10

Hacksaw Ridge (2016) on IMDb

有關電影兩三事(小雷

一、電影後段中有十年前的真人訪談片段。然在那場訪談中他曾被問及,記不記得自己救過多少人,他回答大概五十吧。然而當年身處戰場的其他目擊者則說,包含日本兵在內,他救了將近一百人,於是平均了所有人的目擊證詞與戰地醫官的數據,計算出大約75人以上。就在那麼兩天一夜之中。

二、除了主演的安德魯加菲貓和喜劇演員文斯范恩(士官長)以外,其他你叫得出名字的演員都不是美國人。那個連長山姆沃辛頓是英國人,女主角泰瑞莎是澳洲人,飾演軍中勁敵又超強的大兵路克布萊西也是澳洲人,而演主角老爸的雨果威明則是非洲奈及利亞人。

Hacksaw Ridge(4).jpg

三、梅伯的第六個兒子,米洛,也在片中客串一個大兵,但抱歉我認不出來是誰。他在電影中的名字是幸運福特(Lucky Ford)。

四、早在五零年代時期,就有不少製片想買下醫務兵杜斯的傳奇故事,但杜斯為人謙遜且樸實,一點也不希望自己的故事被拍成好萊塢的制式英雄電影,尤其在後二戰時期的年代,所有戰爭電影幾乎都歌頌著勝仗與殺敵,但他並不認為那是一件美好到值得人們花錢讚揚的事情。

五、當女主角桃樂絲(中文應該是這樣吧)將自己的聖經遞給杜斯時,他用自己的照片夾在聖經的〈撒母耳記上〉章17,也就是大衛與巨人哥利亞的故事。以防萬一作為提醒,這篇章的故事就是手無寸鐵的大衛只靠丟石頭就擊敗全副武裝的巨人哥利亞那段。

Hacksaw Ridge(5).jpg

六、電影後段的黑白頒獎畫面,是當時的總統哈利杜魯門頒發「榮譽勛章」給杜斯的畫面。

七、電影中文斯范恩對著一對大兵說「我們已經不在堪薩斯了」,這段沒翻好的是,他引用了《綠野仙蹤》的典故,從堪薩斯來到魔法之地的桃樂絲。而這部電影的女主角,也就叫桃樂絲。

八、片中他抵擋手榴彈被炸傷腿部的片段,其實是發生在鋼鋸山脊戰役後幾個月的時候。當他被炸傷後,他自己包紮好了傷口,並等了好幾個小時才等到擔架兵找到他,但在搬抬他的過程中遭遇到日本兵的坦克攻擊,此時他看見有人傷的比他更重,他跳下擔架讓擔架兵先行帶另一位傷員離開。而等待擔架兵回頭找他的過程中,有位大兵試著拉杜斯撤退,但在過程中日方狙擊兵開槍擊中杜斯的手臂,導致他手腕複合性骨折,他用了絕不提起的槍當作支架固定住了骨折的手。接著在戰亂中,他連滾帶爬並配合其他弟兄的幫忙,總共拖著自己的身體爬了275公尺左右的距離回到後勤友軍的保護下。有趣的是,梅伯在訪談中覺得這段太扯觀眾一定不相信,所以就不拍進去了。

Hacksaw Ridge(6).jpg

, , , , , , , , , ,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