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utari.jpg

《羊男的冰島冒險 Hrútar》(2015)|冰島|丹麥|挪威|波蘭

 

 

 

 

 

  “你還有一頭種羊對吧?那是我們家族血統的最後一批羊。”

無雷影評

  其實,一點冒險的成分也沒有,反而在一片雪景中演完一個小時半,整部片套用著見慣的歐陸片公式,例如話不多、影像情報繁雜、運鏡保守、點到為止等等,哎唷說白話一些,就是一般觀眾會覺得冗長、沉悶、啊是還要等多久的那種感覺。

  看完電影後真心覺得片名不該稱作《羊男的冰島冒險》,應該叫做「在冰島中牧羊」(在黑暗中漫舞)、「破冰牧羊」(破浪而出)、「超寒冷羊男」(超完美地獄)、「牧羊冰境」(末日寂境)或是「羊男的謊言」(真實的謊言)之類的。不然「羊男的呼喚」(山巔的呼喚)好像也不賴,我個人對「冰島羊風暴」(八月心風暴)這個想法滿中意的。

  不管是自掰的哪種,都不是刻意要指摘譯者的缺點,只是《羊男的冰島冒險》似乎就讓觀眾有著看盡冰島風光的錯誤期待,偏偏這部電影連個首都雷克雅維克都沒給你見上一面,就只有滿天雪景和光看就覺得羊騷味很重的羊群,然後兩個兄弟冷戰四十年不講話因為羊的傳染病而開始勉為其難的有互動。

fx_fhis23296658_0001.jpg

  胃口不對的人看來,就會呈現雙眼呆滯的無神狀態,口中念念有詞重複著“所以還要多久?”、“這段有什麼意義”之類的,看完後又一股看完了所以我的三百元有什麼屁用的感覺。但看在胃口對上的人眼裡,光是把攝影機插在雪地上看主角花二十秒的時間走過去也會內心情緒澎湃滿溢,然後看北歐人總是喜歡動不動就露鳥的超天然人體鏡頭,會有種前衛破格卻又冷靜沈穩的心得,每個分鏡也總得帶到角色的生活日常,在下一個轉折開始前會先讓角色刷牙二十秒、或是鋸木材三十秒、或是煮晚餐十三秒、最常見的就是閒聊十秒、剷雪四秒。

  那感覺很像《菜鳥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裡,黃爸爸去DVD出租店明明就想看《我家也有貝多芬》(Beethoven),卻在意店員眼光而強迫自己看了什麼La Chouffe還是什麼Le Chuffoue什麼鬼的歐洲片一樣,他懂店員想表達的類型片美感,但卻又得強忍想看狗狗有貝多芬般的音樂才能那種感覺,撐了兩個小時他家的小鬼和他的老母都喜歡那個La什麼鬼片,就他一個人不曉得花了兩小時看什麼東東。別問我是哪一話,反正就是第二季的最新幾話裡頭的,台灣剛播過而已。

  這部片的趣味比較著重於兄弟間的互動,例如冷戰的四十年間,竟然靠著一隻狗充當信鴿幫他們兩棟房子間轉交紙條,以及當羊的傳染病擴散後彼此間莫名其妙的衝突和對待對方的方式,竟然還用推土機把人剷起來載到醫院,這種沈默冷酷的笑點層出不窮又出其不意,但這可不是什麼搞笑片,或者該說導演根本就沒打算搞笑啊,只是這兄弟倆間呈現出來的互動模式就宛如坊間我們隨處可見的爭吵情景,詭異、無厘頭且又氣又好笑。

  伴隨著兩人因羊搔癢症開始有所互動,觀眾也會隨著兩人的狀況而漸漸入戲,大概算是冰島郊區的靄靄雪景裡頭,難得一見的小小歡樂軼事吧。

fx_fhis23296658_0006.jpg

G 5/10

 

Rams (2015) on IMDb

 

壕g的黑白共單元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 , , , , ,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