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3072293.jpg

《戀戀醉美 Premiers crus》(2015)|法

 

 

 

 

 

 

  “在勃艮第有兩件事情是最神聖的。第一,釀出最好的酒榮耀這塊土地;第二,就是傳承。”

無雷影評

  什麼是最好?依照分數平等的教育思維來看,最好當然是拿100分的那個。依照歐美的方式來看,似乎沒有所謂的最好,因為A後面要幾個+其實老師爽就好。那最好究竟是什麼?當我們瞄準了最好,我們又是瞄準了什麼?

  或許可以試試看用英文文法來看待,為什麼最高級形容詞前面會有個“The”?當然,因為他獨一無二。既然是獨一無二,那是否與眾不同才是所謂最好的真諦?那既然與眾不同是真諦,同樣標準的評分又有什麼意義?

  「想釀出最好的酒,做法一定與眾不同」

  若說電影總能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發,我想就是這類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和別人做著一樣的事情,即便做到了一百分,還得祈禱其他人拿了個未滿分,你才能當那最好的一個,若當一百分有複數人奪得,你只能再考更多的一百分滿分,來一賭他人有一項不小心沒拿滿分。自始至終,我們都是拿著別人發的考券,填著別人要的答案,即便一百分只有你一人,卻還有一位出題者知曉所有的答案,這個滿分也是由真正最好的那個人給予的評價。

fx_fffr44796568_0003.jpg

  大概這也是主角成為品酒師的原因,他心中懷著酒莊小孩的天份與雄志,他想要在美酒界中成為最好,然而心中的某一塊位置知道若是踩著一條往山頂的路,即便到達,也只有下山一途。除非,你拿起立可白在山壁上留下你的名字,當那個人人唾棄的糟糕觀光客。即便如此,也還只是個觀光客。

  雖然是勉為其難,但他最終回到了酒莊,只不過他血液裡的基因在作祟,反抗著窠臼與八股,渴望著創意與歡愉。最好的辦法,從原始開始,從荒蕪出發,此時的腳步會異常猶豫與不安,風險極大可能一腳踩入大坑,但卻是每一步都意義非凡,非一步都朝著自己的專屬山頂前進,每一步都正在創建自己的品牌。

  那麼為何老頭不再釀酒?他說,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那就沒了意義。他對葡萄園其實沒有興趣,他對傳承才有心,於是他榮耀這塊土地,同時也擁抱家人的溫馨。然而漸漸地幼鳥離巢大宅變得冷清,那麼留他一人待在葡萄園,也沒有了什麼吸引力。更何況,他沒有傳承的對象,既然自己是最後一代,那做到何時又有什麼分別?

  故事就是這麼開始的,一個希望傳承老東西的老傢伙,和一個想做點不一樣東西的小傢伙,兩人屢屢有所爭執,也總是沒辦法好好交談,但他們正在藉由歷史悠久的酒莊互相探究彼此的想法。最終兩人也都會了解,味道不是追求的目標,只不過是伴隨而來的榮耀。

  雖然不如《尋找新方向》(Sideways)有趣,也不像《漫步在雲端》(A Walk in the Clouds)那般焦點明確,就連以內涵來說也一定會被《勃艮第的一年》(A Year in Burgundy)比下去,甚至光是片名就絕對會被拿來與知名葡萄酒電影《戀戀酒鄉》(Bottle Shock)相比,但不論從哪個方向來看,都還算是個完整且耐看的品酒電影。

1280x720-iGe.jpg

  然而法國電影講到原則這回事大概是最難服眾的吧,尤其是感情這件事,他們總喜歡流於「突破傳統」的窠臼裡頭。不突破傳統不行,跟老傢伙們一樣太保守不行,所以大家都要很隨便,但又要很真愛,搞得到底是把婚姻和愛情看的認真還是隨便我也搞不清楚,上個禮拜才打完砲,這禮拜要揪咪你跟我說不要這主意不是很好?越有感情的越不給上,越不認識的越是幹得起勁。我說啊⋯⋯真的不需要把性愛弄的信手捻來才能顯得思想的前衛和真愛的特別。所謂的責任感,別只因為你是電影主角就可以隨便,搞的人設混亂劇情拖冗,除了肉體戲會讓觀眾小興奮以外,對劇情來說只是湊時間用的罷了。

  查理:「甘地曾說過,一開始人們忽視你,然後嘲笑你,最後他們會模仿你。」

  布蘭琪:「甘地也懂釀酒嗎?」

G 6/10

 

First Growth (2015) on IMDb

 

壕g的黑白共單元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 , , , , , , ,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