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8132534_3062.jpg

《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2016)|中

 

 

 

 

 

 

  “一群海鷗在岸邊飛啊飛啊,看準了水下的魚收了翅膀,一猛子就扎了下去。那樣子,根本就像尋死,自由落體似的掉進水裡,不管不顧,就如同愛情。只不過,有的滿載而歸,有的一無所獲。”

無雷影評

  北京與西雅圖的相遇,於第一集時有著不錯的成績,事實上口碑之好是公眾有所認同,內容的飽足感引人入勝,正可謂世上最可愛的悍嬌女非湯唯莫屬,若那樣的悍嬌女又挺著大肚子孤苦無依,擺明是催眠世上男人們盡情地供養公主病女孩。然而動漫中的賣萌妹妹不能是親妹妹才會真的讓人噴鼻血,所謂的公主也必須是假悍嬌才能真迷人。

  第一集中的湯唯與吳秀波,兩人間的關係實在非常迷人,即便電影會時不時掉進劇情無法前進的情緒沼澤,但整體有趣活潑實在讓人喜歡。

  然而來到續集,喔不又或者該說,打著相同招牌但不同故事的第二部電影,似乎薛曉路有著更加澎湃的情緒打算釋放,也似乎在第一部中的跨海緣分讓他有了更佳的媒介塑造另一種獨特的緣分美感,漸漸地將「北西」轉換成一部專屬緣分的情感戲曲,唱著是同一種格調,同一種情,卻是不同的詞曲。即便第二部擺明了和第一部沒關係,甚至就連和北京與西雅圖這兩個地名毫無關聯,卻又不免讓人想起《西雅圖夜未眠》(Sleepless in Seattle)中劇情收束的最後一幕,站在那夕陽斜照的紐約帝國大廈,而非西雅圖的太空針塔。

  想想,其實也不必拘泥在北京與西雅圖兩者的關係上,只是我們可以試著換個口味,往後若是膩了天涯與海角、海枯與石爛,那不如試試看北京與西雅圖吧?

fx_ffcn74960242_0008.jpg

  《不二情書》地理位置一轉,來到了澳門與洛杉磯,即便如是說,卻因為故事建立在『查令十字路84號』這本書信集上,讓劇情足跡遍佈了世界各區,最終即便一人是澳門一人是洛杉磯,卻也總是繞著拉斯維加斯、倫敦中城區為中心,上演著唯有觀眾們的上帝視角才能窺見的緣分圓舞曲。

  雖然替所有男人們代弁太過自私了些,但或許影廳能準備兩條走道,男性靠左女性應靠右,左為午睡休憩區,備有小床毯子和各種電源插座,右為正式影廳每個座位備有抽拿不會有噪音的衛生紙盒,男人可以睡個飽足後迎接女人,女人可以盡情地擤鼻體會緣分與奇蹟。

  是的,哈欠哈欠又是哈欠,是我看電影時的過程,但是身邊卻有不少女性觀眾呼嚕嚕地擤不完鼻涕,彷彿像是湯唯與吳秀波在兩部電影卻各自不相干的兩種時空,宛如北京正在因霾害而煩憂,西雅圖正因連綿細雨而憂愁。

  滿滿的詩書文藝果然還是讓觀眾看清了薛曉路的野心,若說湯唯與吳秀波是他的王經與王業,那麼《不二情書》便是薛曉路的西晉王朝。引君入甕引諸位入影廳,你給我整部電影文謅謅詩情畫意,我的影評便之乎者也辭不達意。

fx_ffcn74960242_0005.jpg

  哈欠打歸打,但佩服之心卻無從掩飾,劇情雖然平淡且冗長,過程讓人看不見重點且坐立難安,但是飽滿的詩意、情意與緣分,可是難以忽視令人在心中默默鼓掌。最終電影還是來到了查令十字路84號,會相遇的才貴為緣分,會發生的才名為奇蹟,情懷滿溢下果然還是推著少女婦女們入坑,繼續憧憬不切實際糊裡糊塗的愛情,然而帶把的各位,也只能搔搔鼻子伸伸懶腰,靠著一句「此心安處是吾鄉」,勉強幻想自己宛如蘇東坡般的知書達禮,陪著未來的老太婆做做美夢,犯犯傻,並當那名負責築夢的辛勞長工。

G 5/10

 

Finding Mr Right 2 (2016) on IMDb

 

壕g的黑白共單元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 ,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