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Z6EBsWoAA9nSA.jpg

《馬克白 Macbeth》(2015)|英|法|美

 

 

 

 

 

  "All hail Macbeth, that shalt be king hereafter..."

無雷影評

  風平浪靜,是航海的某種興。

  一部平靜無波的電影,是觀影的一種興。

  船在平穩的海上漂,航行者置思考於水底,置暢快於天空,置雄心於光照。

  在緩慢的電影中想像,觀眾置耳聆於語句,置雙目於情感,置筆觸於襟懷。

  一部赤王求鱗的短篇歌劇,見得為王者身穿過大龍衣,長袍拖地蹣跚而行,見得為王者強取他人龍鱗,徬徨不安又心驚不定。若說馬克白是一代梟皇,便得問那十七年塗炭生靈;若道馬克白是不忠不義,又得問成王敗寇誰不狼子野心。若無巫女預言是否一世忠臣猛將,若計策得宜是否一世君名照汗青?又問馬克白,你是否曾後悔,是否曾自責,血液溫暖你的雙手,感覺不到冬雨的凜,卻寒心刺骨難以安眠。

  一部莎翁的『馬克白』,簡短地道出歷史多少狼子們的野心與悲劇,然而獠牙未斷血未乾,仍舊相信自己萬夫莫敵,笑盡英雄看破世事如棋。卻因幾名婦女的三言兩語,你亂了心,你慌了蹄,你葬送了一世英名。

fx_fmen32884018_0008.jpg

  《馬克白》濃厚的舞台風味,即便刀劍慢煙霧濃,無窮無盡的想像空間卻是讓觀眾愛不釋手。看看隔壁棚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城的東方若是青樓酒家,西方便是書香卷閣,各取所需山北隼不犯嶺南鷹。

  莎翁所有著作中最短的《馬克白》,改編無數演繹無數,絕對不變的是女主角馬克白之妻,其多變的情緒搭配耀眼的崛起與快速的消亡,總是考倒不少鳴門女將,瑪莉詠不愧為現今歐洲第一把交椅,那毒蠍般的兇狠與魅惑,那痛心悲憫的慈母淚水,如此大的轉變竟然沒有絲毫強硬,身為馬克白的進門第一檻,可謂是跨得優雅,跨得出色。

  也無需再論麥可法斯賓達的狂,他是《性愛成癮的男人》(Shame),也是《X戰警:未來昔日》(X-Men:The Future Past)的種族主義霸主,更是蘋果之父《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區區一個芬德萊奇之子又有何難。即便是如此文壇名作,竟不讓人感到一絲拗口,也不如歷史幻想的電影般財大氣粗。不讓戰火奪走了焦點,不讓靈異偏離了主幹,不讓十四行詩摧毀了演員的奉獻,倒是讓這部電影,成了無法忽視的馬克白新篇。

  2015年的《馬克白》不錯看,挖金憨慢講話,但很討厭綠茶婊(?),我說《馬克白》不錯看,你又何必跟人撐傘排著看英雄大戰。啊靠,這週末好天氣啊啊啊啊啊啊!(爆氣狂奔)

fx_fmen32884018_0006.jpg

G 7/10

 

Macbeth (2015) on IMDb

 

壕g的黑白共單元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瑪莉詠很強啊!

壕g的黑白共單元貼上了 2016年3月27日

 

 

 

, , , , , , ,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