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labyrinth-des-schweigens-poster.jpg

《謊言迷宮 Im Labyrinth des Schweigens》(2014)|德

 

 

 

 

 

  「我上個案子還在處理交通違規,現在負責納粹大屠殺。」

無雷影評

  有那麼一種默契。

  假設一艘船航行在海上即將遭遇暴風雨,經過船員多數表決決定要強硬通過節省時間趕上行程進度,之後船因暴風雨而觸礁無法航行需等待救援,這時的默契是,同心協力度過難關,不再提誰投了蠢決定一票,而少數反對派則噤聲不提,怕成為撕裂團隊默契的老鼠屎。

  假設有個週刊爆料某位士官班長不人道操練義務役大兵,於是PTT群起圍剿一陣撻伐聲浪,事後證明根本搞錯狀況搞錯軍營也搞錯對象,PTT還是會再度圍剿起記者的不專業要求其賠償被誤會者這段時間的精神損失,突然間又有一堆人都「早就知道」當初事情有鬼,笑看酸民。

  一場戰爭的結束究竟能代表什麼意義?兩顆原子彈又成為了什麼象徵?難道換舉別的旗子之後過去全都船過水無痕?換了個依靠的臂膀就忘了早上前男友的追罵,換了個床上的體香就忘了前女友昨晚身上的傷,這種事怎麼可能,希特勒死了,當初協助他站上權利之巔的人可是還有一大把,昭和天皇投降了,當初舉旗慶祝帝國海軍出航的人還是一大把。難道戰爭一結束,就好比散場的球賽,收收爆米花和可樂,主場球隊輸球甘我屁事嗎?等到贏球時才又大呼我們是球隊一家親,榮譽共享。

fx_flge43825638_0002.jpg

  一場戰爭的結束只代表簽下另一張合約,暴力依然存在,只不過懂得是時候躲藏。希特勒死亡,當初歡呼追捧的群眾可沒有消失,再度挖出二戰時的傷痕,即便德國人漸漸成為與二戰戰犯一詞同掛的歧視印象,德國政府又為何持續不斷地道歉再道歉,讓人忘不了那十年的黑暗過往?

  因為大家都是共犯,那一輩的人都是共犯,新一輩的孩子們沒有罪,只因為他們晚了點出生。希特勒的權力可不是因為他武功高強,奪了葵花寶典搶了賞善罰惡令,更也不是因為他智退素還真武敗一頁書,他是肩負眾人的期待,他是擁著國民的歡呼,他的存在體現國家機器的危險與能耐,那並不是一位戰犯的過去,是一個國家的歷史。否則他怎能有系統地、有組織地屠殺上百萬人,自己雙手卻不沾半點血腥。

  同樣的情形套上台灣的「二二八事件」,當我們因為較晚出生而義正嚴詞大聲責罵前,或許可先搞清楚揭發事實真相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能夠大聲單純因為你晚出生,別讓罪惡感被「國民黨」這三字無條件吸收,別讓聲量因出生年代較晚而無限上綱,揭發事實真相,是為了那些故事,為了那些人,以及往後的子子孫孫。

fx_flge43825638_0003.jpg

  但即便如是說著,將歷史地位拿出來擺弄反復操演,《謊言迷宮》還真像是在迷宮中搞不清楚方向的無頭蒼蠅。努力爭取真相曝光這檔事,大概是前三年電影、戲劇、小說等獲得目光的一百零一招,只要把真相一詞搬上檯面,不稍微賞他一眼表達關心都會良心不安。政府機關黑暗面的真相、大型企業背後的真相、偉人不為人知的真相等等,那就好比正妹絕對是婊子、帥哥清一色草包雷同,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宛如一套數學公式,什麼a+b的平方就一定等於什麼鬼一樣。

  《謊言迷宮》沒有解謎時的抽絲剝繭,也沒有對抗大型勢力的懸疑驚悚,他甚至還能舒舒服服的談場戀愛,找個天命真女共患難,雖然他們還是得鬥鬥嘴,但也是為了因應劇情需要,因為同一時間主角和每個人都鬧得不愉快。若你問我看完電影後對於「法克福大審判」了解了多少?除了一樣就知道的集中營殺了很多人然後很多納粹黨衛軍人差點落跑以外,還真的沒有。甚至當中完全沒有切到重點的劇情添飾讓整個步調走味,宛如免洗劇情大出清,貼著標籤的模仿情節一條接著一條貼上,完全沒有達到導演所要求:「藉由這部駭人的電影讓世人學習永不再犯的教訓」。

  抽象的表達方式實在是看天份,《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劇情根本亂演一通,但還是大獲好評好看地亂七八糟。然而歷史電影或許可以讓身體老實一點,直接往那些畫面切入,若是選擇以擦邊球方式帶過許多重點,或許這方法可以讓觀眾盡情腦補也說不定,卻因為藝術天份的不足而造成考究不夠的誤會,讓一段不錯的題材成了調味不當的青菜熱開水。

55e0173fa7a7b.jpg

  托瑪斯:「人類很快就會忘了史上最大的謀殺案。」

  約翰:「你究竟在說什麼?」

  托瑪斯:「身為一名檢察官沒聽過奧斯威辛真是可恥。」

  陳澄波等人的名字,又何嘗不是如此。

G 5/10

 

Labyrinth of Lies (2014) on IMDb

 

壕g的黑白共單元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BTW各位有看台劇《燦爛時光》嗎?

壕g的黑白共單元貼上了 2016年3月16日

 

 

, , , ,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