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ry  

《怒火特攻隊 Fury》(2014)|英|中共|美

 

 

 

 

 

 

 

  "Ideals are peaceful. History is violent."

    

無雷影評

 

  值得關注的大衛艾亞

  David Ayer,2005年時與克里斯汀貝爾合作的《暴力衝擊》(Harsh Times)名震一時,也是近十年犯罪片中的經典片單常客,接著又在2008年和基奴李維合作《正義悍將》(Street Kings),也是值得一看的好片。然而他在近兩年的票房成績也都是出色至極,例如2012年我非常非常喜歡的《火線赤子情》(End of Watch),可是我的推薦十五大片單之一,更也是讓我更喜歡傑克葛倫霍的原因。

  今年有別於平常醞釀好幾年才出一部作品的風格,一連就拍了兩部男兒本性十足的作品,一部當然就是這次介紹的《怒火特攻隊》,另一部則是令我大感意外的《震撼殺戮》(Sabotage)。暴力、狂轟濫炸、懸疑推理等等集於阿諾史瓦辛格老而彌堅的塊狀肌肉上,使得我不得不愛上這部一般人不會喜歡的猛片,然而他的評價還真的連一些三級搞笑片都比不上,整個徹底被低估了。

  不過大衛艾亞真正出名的作品卻不是以上我所推薦的好電影,因為他更厲害在編劇這一塊的本領。2001年幫安東尼浮誇寫了《震撼教育》(Training Day),讓丹佐華盛頓一舉拿下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而或許我不說你不會知道,當年一併造成世界大轟動的《玩命關頭》(The Fast and the Furious),大衛艾亞正是其編劇團隊中一員。近幾年他所導演的電影全都是出自他自己的筆,在我心中他足以和諾蘭兄弟檔分庭抗禮了。

  《怒火特攻隊》不只由他自編自導,製作團隊中更由布萊德彼特擔任執行製作,他可不單單只是出錢掛名而已,在這部電影中足可看見布萊德彼特漸漸轉往幕後的決心。

 

 

  戰車世界

  234、269、542還有其他旅的弟兄們,真的該去看看這部電影對於戰車的描繪。從過往到現在,坦克在戰爭片中的分量頂多就是主角們路上會遇到經驗值比較高一點的怪,這種怪血比較厚但掉的寶和吸到的經驗值也比較多,卻從沒有人願意對戰車部隊或機步兵給予細膩的描繪,大家都知道二戰時期德軍虎式很恐怖,《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中一見到他就像見到鬼一樣四處奔逃,但究竟是怎麼個恐怖法?

  簡單來說當二戰時期的一般坦克(通常以美國的M4雪曼為主盟軍坦克)遇到MK6坦克(虎式)時會遇到兩種狀況,一是對方遠遠就開砲,被摸到一輛既損一輛,二是盟軍用多輛雪曼包圍一台虎式,近距離開砲全數命中但也全數被其裝甲彈開。你說惡不惡夢?就想你用高閃避角色越級打王一樣,可以用高機動性躲過幾次攻擊,但你摸他比搔癢還癢,不小心被摸到一下就可以去見耶穌。

  甚至有戰場實況報告紀錄一場蘇聯與德軍的庫斯克會戰,德軍的一台虎式坦克遇上蘇聯50台的T34坦克車,竟然轟垮了蘇聯22輛T34坦克後逼使蘇聯全軍撤退,阻擋了蘇聯趁勢反攻德軍的良機。

  到了二戰後期,後勤資源較為貧乏的德軍因無法快速量產虎式坦克,所以將尚未除役的舊坦克車改裝成"長得很像虎式的"坦克車,竟沒想到屢屢出奇功,常發生未開戰盟軍便先行撤退的事件,也被稱為二戰特有的「虎式恐懼症」。

  在電影中,我們可以多次見到導演描述戰車間的對戰,其中包括戰車掩護步兵的行軍策略,衍生出二戰時期最新的機步兵種,更包括一台虎式單挑五台雪曼還不會輸的恐怖等差對決。

  

  有關電影的兩三事

  一、這次拍攝完成了一項歷史創舉,電影到英國的布明頓坦克博物館(Bovington Tank Museum)相借虎式一代坦克,這是電影史上第一次有人用真正的虎式坦克而非仿造的道具車來進行二戰歷史拍攝,而這台博物館所出借的虎式一代更是全世界所剩僅存一台的虎式一代,當你看到電影中雪曼圍攻一台虎式時,請注意你正在見證歷史。然而不只坦克而已,就連當中使用的武器槍械也全都是從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借來的真品,沒錯就連布萊德彼特手拿的那把德製StG44來福槍也是。

  二、西亞李畢福在當中飾演一名虔誠基督徒,然而他一直以來都是屬於為拍戲奉獻私己的人,所以他不只真的拔掉幾顆牙好幾天沒洗澡增加片中角色的真實度,更真的試著當一名虔誠的基督徒,結果他就真的因此成了信徒,本來就是基督徒的導演大衛艾亞也在他求道的路上給予幫助。好吧這些都他自己說的到時候他又因為拍戲改信別的教可別怪我。此外,"聖經"一角在片中右臉頰上有個紅色傷疤,那是真的傷口,是西亞李畢福自己弄得,為求片中真實性他每次開拍前都會在同一個地方弄傷自己一次。他會不會演戲演到瘋掉?


"Here's a Bible verse I think about sometimes. Manytimes. It goes: And I heard the voice of Lord saying: Whom shall I send and who will go for Us? And... I said: Here am I , send me!"

"Book of Isaiah, Chapter six."

  三、這部電影講的是二戰美軍的第二裝甲師,當年他們在戰場上被稱為"輪上地獄"(Hell on wheels)。

  四、片中諾曼和艾瑪的鋼琴樂是Virgin Slumber Song,此外納粹黨護衛軍(SS)行軍時唱的軍歌是真的納粹軍歌,叫做Marschiert in Feindesland。

    "It will end, soon. But before it does, a lot more people have to die."

 

  "It's my home."

  一句話道盡了一個戰車小隊的宿命,一群弟兄一同出生入死的默契、一塊鐵皮下包容的合作無間和共有的恐懼。家在戰場上可沒那麼容易找尋,當你獲得所有人都盼望的歸屬感,生與死再也不會是你該擔心的問題,我們將會大喊著去死吧納粹,一邊發瘋似的向前衝鋒。裝填手一聲Clear,砲手轟隆一聲打出震耳欲聾的火花,駕駛與副駕駛機槍在握,眼前的一小塊玻璃便是阻絕腥紅與家的唯一保護,車長手握五零機槍為小隊冒險,指揮方向更指引生路。

  或許諾曼打從一開始就不屬於這個家,

  到最後他也必須獨自一人離開這個家,

  一個剛從新訓中心下部隊的文書兵,又怎能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

  英雄不是他的名,

  他早已忘記這個家原有的生氣;

  砲管上寫著的怒火,

  比任何人的安慰都要溫柔。

    "Best job I ever had."

 

 

 

 

 

 

 

(圖片取自開眼電影網)

 

 

 

 

 

 

延伸閱讀

《群盜:民亂的時代》- 韓式西部劇 

《捍衛任務》- Wick一點也不Weak 

《神劍闖江湖3:傳說的最終篇》- 逆刃救國,不由分說 

《想飛》- 敬禮 

《德古拉:永咒傳奇》- 突厥汗國≠突厥人 

, , , , , , , , , , ,

壕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